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好险啊!
    翌日清晨。 .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陈兄昨夜休息的可好?觐见圣师含糊不得,我为陈兄准备好了衣衫……”

    孙褚一大早就来了,带着几个仆人,仆人手上皆端着托盘,托盘是锦衣华服,靴帽皆有。

    他口中的圣师,自然就是百毒教主吴仁道。

    净土乱军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,都没有首领这一称呼,内部够得上级别的,都叫吴仁道圣师。

    托盘放在桌上,孙褚又陈尧闲言了几句,便先告辞了。他自然不能看着陈尧换衣服,约定两柱香的时间后,在偏院门口碰面。

    陈尧将孙褚送出门,这才回房关门。

    一炷香时间后。

    “你们留在房中,不可乱走,省的坏了这里的规矩!”陈尧在房内高声吩咐,而后才推门而出,回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他,当然不是陈尧。

    而是周安。

    院子里已经有人在等陈尧,为陈尧引路……周安学着陈尧的步伐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孙褚在偏院门口徘徊着,还时不时有人跑过来,向他汇报什么。

    见换了衣衫的陈尧出来,孙褚马上满脸笑容的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陈兄,衣服可还合身?”孙褚笑问。

    “有劳贤弟了。”周安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前往中军大营的路上,孙褚与陈尧不断闲聊,甚至还说起了十多年前的事,周安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他谋划这么多天,自然不能出差错。

    在入县城前,周安就与陈尧详细聊过孙褚的事,陈尧与孙褚认识的年头长,但联系不多,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,倒是好记。

    而在陈尧与孙褚见面之后,晚上喝酒闲聊,一直到了送陈尧回房间,周安都陪着陈尧。

    他知道陈尧对孙褚的态度,知道陈尧的一些小习惯等等。

    模仿起来,可以说是看不出破绽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想看陈尧记忆来着,但想想还是算了,因为担心失手,陈尧境界不够高,周安虽然对知魂术的掌握已非当初,但他无法保证,陈尧被看了记忆后不变成傻子。

    白小葵都没看过陈尧记忆,她是通过其他多人记忆,交叉印证,确认了陈尧对朝廷的忠诚以及为人。

    中军大营,就在艾山县的中间。

    以县衙为中心,周围的街道、民宅皆成大营一部分,因为房屋并不够几万人居住,所以都被改建过,各个民宅院子里、街道上,到处都是帐篷。

    奔着中军大营去,开始还是骑马,到了营地外便只能步行了。

    孙褚与陈尧并行,周围还跟着数十兵将。

    乱军的每一个“将军”,每每出行,身边都会跟着很多人,在城内就跟着几十人,到了城外至少也几百人。

    小心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都是那群要来刺杀的江湖人闹的,来的不仅仅是那些宗师。

    宗师的目标是吴仁道,吴仁道不是天罡,但他是首领,按照江湖规矩,你只要是首领,哪怕不具备任何实力,天罡也可以出手杀之!

    但杀其他人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江湖规矩,天罡宗师不能欺负“弱小”!

    你可以悄悄的杀,但你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屠戮底层杂兵,不然对方一定会报复,王不对王,都相互杀对方小兵,谁也捞不到好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来越州的江湖宗师,不会杀孙褚这种乱军将军,就算要杀,也是悄悄的杀,不会明目张胆的杀。

    何况江湖宗师都是要脸的,杀几条杂鱼对他们名声一点好处都没有,反而会成为笑话。

    不过,来越州的江湖人不仅仅是那十几人。

    天罡之下,来了极多。

    多少地煞境的江湖豪侠来越州,他们出手是没限制的,甚至可以去屠戮小兵,也可以去刺杀那些净土乱军的杂号将军。

    这就使得,净土乱军所有高层成员,将军及以上,每每出行都很小心。

    在县城内还好,去县城外,那是不带亲卫军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中军大营里正大搞建设,人来人往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孙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孙大哥!”

    “贤弟!”

    这一路上,与孙褚打招呼的人不少,寒暄废话,走走停停的。

    “陈尧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谁都不搭理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因为,周安不知道他们是谁,不知道陈尧认不认识他们。

    “孙大哥,可是去见圣师?”又碰到一个杂号将军与孙褚搭话,周安之所以判断他是杂号将军,是因为此人的腰带与孙褚一样,身边也是带着几十人。

    “韩老弟,哈哈哈哈,听说你昨日也纳了一房美妾,可别累坏了身子!”孙褚大笑着调侃。

    纳妾?

    八成是抢的!

    “呦?”这韩姓男子注意到了陈尧,顿时一愣,好像认识。

    “哦对!韩老弟,这位陈尧陈大侠,你们认识吧?”孙褚似乎一下子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周安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“陈大侠,别来无恙啊!”韩姓男子笑了,对着陈尧抱拳拱手。

    周安看了他一眼,思绪急转,随即便脸色一沉,重重的“哼”了一声!

    不给韩姓男子好脸色。

    韩姓男子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陈大侠,您这是……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等浑人,休要与老夫搭话!”周安喝道,脸色已然铁青。

    “陈兄,这是……”孙褚脸色变了变,不知道陈尧与韩老弟有什么矛盾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也不知道,陈尧跟韩姓男子有没有矛盾,但从韩姓男子对陈尧的态度来看,两人认识,但不熟。

    不熟就好办了!

    就是看不惯你!

    “你问他,做过什么好事,他心里清楚!呸!”周安说完,还吐了一口,好似对韩姓男子做过的事很不屑。

    孙褚又看向韩姓男子。

    韩姓男子有些愣神,紧接着脸色便沉了下来,他作恶太多,也不知道那件事犯了陈尧的忌讳,他知道,陈尧是看不上自己,很是厌恶。

    “呵!陈大侠好大的威风啊!”韩姓男子冷笑,“我韩某人行事,何时轮到你来说三道四?”

    周安不语,撇着嘴挪开目光。

    一副看他一眼都会恶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孙褚见情况不对,马上说和道:“韩老弟,陈兄,不要吵,给某一个薄面,以后我等皆为圣师效力,切不可内讧……改日,我们一同喝酒,有什么说不开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负手仰头,没有要和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哼!”韩姓男子对周安冷哼一声,又扭头对孙褚一笑道:“孙大哥,我还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他便带人走了,也是不想和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他走了,周安心里深深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好险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