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四十八章 叛徒!!!
    意外收获!

    这是一个让周安“豁然开朗”的意外说话,他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之前不能想通的事,包括越山营地被烧粮草,以及半个月前五州军主力兵败。

    因为出了叛徒!

    而这叛徒不止一个人,现在在叛徒中权力最大的,是呼延金。

    五州军统帅呼延金!

    根据阿鲁台的记忆,现在呼延金已经暗中投靠了云肃王,或者说他在云肃王的威逼利诱下,背叛了朝廷。

    呼延金不是一开始就背叛了朝廷,云肃王早几年便一直在与呼延金联络,试图策反呼延金,但一直没成功。

    云肃王掌握了呼延金执掌越山卫这么多年来,虚报战功、吃空饷等罪证,这使得呼延金一直不敢上报朝廷,检举云肃王反意。

    撕破脸朝廷固然能给云肃王定罪,可他也好不了。

    但他一直没在云肃王的威胁下而背叛朝廷。

    一直到越山卫大营被烧。

    这越山卫大营之所以被烧,是因为越山卫内部出了叛徒,此人名为“马林”,乃是越山卫四大参将之一,正三品的武将,地位次于副将。

    这马参将早几年就被云肃王收买了,甚至他能坐上参将之位,都是依靠云肃王给予的钱财,来走动关系。

    越山大营被云越铁骑奇袭,就是这马参将与云越里应外合,云越骑兵是走山路用了足足两天半的时间,才到越山大营外。

    他们过了烽火台,烽火台却无警讯。

    都是因为这马参将的安排。

    越山大营被烧,十万大军粮草被付之一炬,呼延金身为五州军主帅难辞其咎,当时朝廷已经出现了要临阵换将,将呼延金押解京城问罪的声音。

    若不是临阵换将乃兵家大忌,呼延金已经完了。

    因为云肃王的搅局,以及净土乱军的一日强大,使得呼延金意识到了,除非他立下不世之功,迅速扫平净土乱军,否则迟早被问罪。

    他本就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云肃王再次与他联络,依旧是威逼利诱,说清楚利害关系,许以高官厚禄,在加上之后几次与净土乱军的战役都未取得大胜……这导致了呼延金的最终倒戈。

    呼延金决定投奔云肃王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很尴尬,他根本就无法完全控制五州军。

    因为五州军是集合五州兵力,其实这是一个联军,而非一个统一的军团,呼延金想要向其他州兵下令做出安排,必须得向其他州兵统帅下令。

    五州军还有多个监军太监。

    如果说,呼延金直接带领五州军投靠云肃王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五州军内部本就有对他不服的声音,毕竟他也只是五州军五个统帅中的一个,朝廷任命他为联军统帅,所以他才高其他人一级。

    直接带兵投靠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云肃王也没想让呼延金直接带兵投靠。

    他要的是控制。

    让净土乱军与五州军打出狗脑子来,半个多月前五州军主力的那场大败,就是云肃王的手笔。

    还有!

    两天前的深夜,净土圣母现身分裂了净土乱军,带着小部分乱军杀出重围,由江湖人控制的净土乱军想要追击,却被五州军所伏击阻拦。

    周安没对五州军下令。

    他来越州到现在,都没联系过五州军。

    五州军帮净土圣母,或者说朝廷帮净土圣母,这在逻辑上是说得通的,因为朝廷知道净土圣母没有争霸之心,她就是要怼叛徒,帮净土圣母带兵脱身,对朝廷有利。

    周安当时都以为,是呼延金自行决断,安排人促成净土乱军的这次分裂。

    他还心里夸了呼延金几句,觉得这家伙很有魄力,不怕背负与净土圣母勾结之名。

    当然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朝廷出兵帮净土圣母脱身,是合情合理的,因为对朝廷有利,不需要勾结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根据阿鲁台的记忆,云肃王曾给呼延金传信,让他暗中帮助净土圣母,分裂净土乱军。

    呼延金出兵阻截追杀的乱军,就是授意于云肃王。

    当时云肃王已经跟净土圣母谈妥,要见面谈合作了。

    盏茶的功夫后,周安放开了阿鲁台,而后将他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没有看完阿鲁台的记忆,不然怎么也得小半个时辰,他之所以不看了,是因为阿鲁台最近几年的记忆都看完了,之后他看到了阿鲁台在大月国的记忆……对那些他没兴趣。

    他只想知道,阿鲁台加入云越国之后的记忆。

    基本都看完。

    包括云越国目前内部的情况,几个世子争权的内幕,目前云越国的经济情况,兵力情况,等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夜下,熊熊火焰在湖面上燃烧着,这当然是不对劲的,这种情况在艾山县也曾出现过,并出现了许多相关传言。

    湖边四周许多云甲卫将领已经意识到了,周曼是假的……是净土圣母身边的那个神秘天罡境,伪装成了周曼。

    难道本就是个女人?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火海突然大爆发!

    紧接着火海开始移动,因为周安在全力输出内力的情况下,向岸边移动。

    因为火海的迫近,南岸边列队的兵将不得不躲避散开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终于有人下令放箭,然而他们根本就看不到火海里的人,攻击不集中,弓箭手数量也少,可以说毫无威胁。

    周安顶着火海直接撞出包围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收敛了气息。

    周安收敛了内力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冲出火海迅速远去,火海消散……云甲卫,他们根本追不上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与净土圣母完全可以联手将他们杀散。

    还有很有把握的。

    但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跑就完了。

    三月十四,上午。

    周安、净土圣母等人顺利回到了羊城,周安马上向密侦卫连发了几道密令,一方面是要马上抓捕叛徒家属,另一方面,周安要隐瞒消息,还有就是给五州军各营的监军送去周安的密令,让他们先安排着。

    监军早就存在,不属于东厂体系内,但他们是大内的人,而周安是大内总管。

    自然也都是周安的人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越州境内依旧没有云肃王被杀的消息,按理说飞鸽传书要比人跑快的多。

    周安倒是能明白,云越国必然会极力隐瞒云肃王的死讯,直到新的云肃王继任藩王之位,不然非出大乱子不可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越州北部,越山郡,小越城。

    五州军主力便驻扎在此城。

    迎着漫天红霞,一群头戴斗笠的黑袍人策马而来,直冲向小越城东门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?止步!”城墙上传来大喝。

    “吾乃大内一品侍卫白小葵!”白小葵拉住缰绳放慢马速,另一手摘掉了斗笠,仰头高喝:“速速开门!”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