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四十九章 卑职参见厂公!
    城墙上的巨大守城弩已经开始移动,寒光闪闪的弩箭对准了白小葵等人,白小葵虽已经报出身份,但没有得到确认。 .

    “快去报告大帅!”

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城墙上出现些许骚动,白小葵拿出了自己的腰牌,甩手便丢向城头,城门守将接住了牌子,便去了。

    等了没多久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小越城的大门缓缓开启,一队人马从城内迎出,为首的是一身穿重甲的黑脸虬须大汉,头发黑白参半,正是呼延金。

    “白大人前来,有失远迎!怎么不提前差人告知一番,本帅也好做些准备,请请请……”

    呼延金带人亲自迎接白小葵等人,并亲手将白小葵的腰牌还了回去。

    都知道白小葵是周安身边的红人,也得到女帝器重,她曾在剿灭乱党之战中立下功勋,从一个江湖人直封的大内八御。

    呼延金自然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白小葵在女帝那边究竟是一个什么地位,自然不是呼延金能了解的,但她确实是大内总管周安的亲信,这点没错。

    白小葵带来了十几人,皆装扮神秘。

    呼延金并没有过问,因为白小葵在越州行事,是以东厂的身份,已经有一阵子了,她多次被人追杀过,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人,自然是向来神秘的东厂番子。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小越城守卫森严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呼延金设宴招待白小葵,白小葵不饮酒,在宴席上与呼延金说了一阵话,问了一些最近的战事情况,便早早离席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为什么来小越城,借口是暂住几日,却也提到净土圣母,暗示呼延金……她是来避难的。

    很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前几天还追杀她来着。

    而现在净土圣母手握重兵,她躲躲很正常。

    东厂在越州行事,一直都没跟五州军联系过,白小葵这次过来,算是第一次,其实这是一种必然,东厂与五州军合作是应该的,所以白小葵来,没什么不对劲的。

    深夜,都督府内。

    小越城的都督府,自然是临时设立的,其实这是小越城一个富商的宅子,位于城南,面积非常大。

    在五州军入小越城后,这宅子便被征用了,改为了临时都督府。

    包括呼延金在内,一些重要将领,都住在这都督府内。

    白小葵带人前来,也被安排在都督府,是在北偏院。

    北偏院东厢房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小的觉得……”一个中年太监正躬身说话,他原是越山卫的监军太监,现在是五州军的监军总管,名叫李茂华。

    李茂华身前,一道带着斗笠的黑袍身影正负手看墙上的山水画,背对着外面。

    这人,当然是周安!

    目前五州军内部具体是个情况,李茂华知道,所以周安先让他来见。

    其实在来小越城之前,周安就已经安排了人给李茂华传信,所以李茂华又准备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谈了快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根据阿鲁台的记忆,这个李茂华在三年前调任越山卫监军之后,云肃王就找人间接试探过他,结果他满口的圣上如何,还骂吴绪宽,之后云肃王就不敢再派人接触……这确保的李茂华的忠诚。

    盏茶的功夫后。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李茂华让到了一边,躬身垂头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周安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白小葵推门而入,她身后还跟着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将军,留着山羊胡,此人乃是毛州卫统领,朱捷!

    他现在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那就是五州军副帅!

    朱捷跟着白小葵进门,神色一些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白小葵大晚上去敲他的窗户,说要跟他密谈,还暗示是朝廷上面的意思,他不知真假,但心中无鬼,他也不怕白小葵暗害他,便悄悄跟着白小葵出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白小葵带他来这房间,他望见监军李公公也在,便放心了不少,真可能是朝廷那边有什么秘密安排。

    “厂公,人带来了。”白小葵向前几步,恭敬道。

    朱捷本在看李公公,却听白小葵声音,猛然的扭头看向房间里侧那背对着的黑袍身影,无比心惊,脑海中思绪如闪电,他想到了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周安摘下了斗笠,随手放在桌上,又负手回身看向朱捷,道:“朱将军,可认得咱家?”

    朱捷还在愣神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了李公公那恭敬靠边站的模样,也听到了白小葵对这人的称呼。

    虽然他之前没见过周安,但他不是智障,当然知道厂公是谁。

    周安长得如传说一样,男生女相,非常年轻!

    周安还活着!

    不仅仅还活着,还秘密来越州了!

    他来小越城却不见呼延金!

    难道是呼延金做的让朝廷不满意,朝廷来办他?

    “卑职参见厂公!厂公若有吩咐,卑职莫敢不从!”朱捷终于反应过来,竟直接双膝跪地,对周安叩首。

    很上道!

    很好很懂事。

    周安能从朱捷的声音中,感觉到,他似乎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很显然的是,一直传说已经死了的周安现身越州,来五州军大营,不见主帅,却秘密见副帅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很可能是主帅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朱捷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!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周安淡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!”朱捷起身。

    “朱将军,咱家这次前来……”周安踱步道,“咱家便与你直说吧,呼延金与云肃王暗中勾结,已背叛朝廷,背叛圣上……”

    朱捷猛的抬头!

    他又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猜想呼延金有问题,只是觉得因为战事不利,朝廷想要换帅,但因为五州军是以越山卫为主体,直接下旨怕又哗变之事,所以周安才秘密前来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呼延金竟会叛变,会投敌!

    “这老匹夫,卑职早就觉得他不对劲,与乱军作战,屡出昏招……”朱捷顺势踩了呼延金几脚。

    周安平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请厂公吩咐,若是擒拿那老匹夫,卑职愿为马前卒……”朱捷又话音一转抱拳拱手道。

    朱捷这效忠速度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周安也确实是看好他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择朱捷,是根据阿鲁台的记忆,呼延金与云肃王在密信联络中曾谈过,要杀朱捷!

    朱捷是毛州卫统领。

    毛州与云越之地,隔着整个越州,是五州最靠北的州,在五州之乱前,朱捷与呼延金无瓜葛,云肃王也没想过暗中策反他。

    而且朱捷是中州人,出自官宦世家,他爷爷曾担任过几年刑部尚书,父亲则做到兵部侍郎,他的家族就在乾京。

    在这种背景下,他出问题的可能性极低。

    而他能被任命为五州军副帅,也跟他的背景有关系,是他的族人在朝堂上发力了。

    呼延金要杀朱捷,因为两人总是在议事的时候吵,呼延金的很多计划都被朱捷反对。

    朱捷也是呼延金完全控制五州军的最大阻碍!

    他甚至已经制定了计划,与云肃王派遣的奇兵配合,通过战争方式,杀掉朱捷,这事儿云肃王已经同意了。

    朱捷私下里是什么样的人,周安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不关心朱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目前只要他忠心,忠于朝廷,就够了!

    “咱家今夜便会动手,到时候你……”周安看着朱捷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