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你可知罪?1
    所有将领都懵了。

    任命周安为五州行军总管?辖制五州兵马?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!!!

    一些将领甚至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上面如何任命跟他们没关系,他们配合就配合,但关键是,周安不是在大内等死呢吗?还有说他已经死了的,所以白小葵跑过来宣旨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从圣旨的内容来看,这圣旨不仅仅要多五州军众将领宣读,周安还必须得在场!

    除非周安之前已经接过圣旨了。

    这是第二次宣读,因为内容涉及到五州军众将领。

    “末将遵旨!”众将领先答应了,这是不能迟疑的,有什么疑问之后再想。

    众将领起身,还没等他们议论开,还没等呼延金一脸懵逼的发问,便见白小葵将圣旨一折,双手拖着,躬身退向一旁。

    白小葵让开了,便将白小葵身后门槛里站着一黑袍人,背对着外面。

    周安又一次摘掉了斗笠,丢给身边的人,面带冷峻笑容回身,看着外面的火把,以及一张张惊呆的脸,他迈出门槛,走到门外,又双臂一展一放,将身上的黑袍抖掉。

    后面有人接住了黑袍。

    周安露出了里面穿着的蛟龙袍。

    而后从白小葵手中接过圣旨,卷好收入袖中。

    “众将军,可认得咱家?”周安又向前一步,负手尖声道。

    台阶前一片寂静,都懵了。

    周安!

    活的!

    每一个人的震惊都写在脸上,脑子有些不够用了,周安就算没死,不也是受金火虫之害而要死要活吗?怎么人好好的,还来越州了,来小越城?

    “参见大总管!”

    “参见大总管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先喊的,之后便是一群人皆单膝跪地,向周安行礼。这个“大总管”在此刻有了两层意思,一是他是大内总管,二则是,他现在是五州行军总管。

    行军总管这个职务一般是在战争时期才会任命,多是一大片区域,涉及到几州甚至十几州之地,发生了大规模战争,需要一个人来统一调配各地军团,指挥全局。

    五州需要行军总管吗?

    正常是不需要的,五州加一起也就寻常两三州大小,而且战争区域集中。

    周安突然过来,还带来了女帝密旨,被任命为行军总管,接管了五州军,这可以说是非常奇怪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不知道,其实这道密旨,是女帝给周安保命的。

    周安的命非常金贵!

    女帝不想周安死在西南,但他要干的事,又危险重重。

    因此她无视了周安是否有军事才能这一关键问题,要用五州军团为周安提供一份安全保障,甚至不惜以周安可能破坏五州战事为代价。

    女帝亲笔写了这道密旨,并亲自给周安送去了……正好赶上周安洗澡,然后她就发现了周安长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密旨是写在女帝发现周安长出来前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对周安是绝对的宠信。

    而在发现周安长出来后,女帝却是依旧给了周安这道密旨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周安淡漠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将起身,全都看着周安,有些人还在瞥呼延金,因为他们意识到,呼延金被夺权了,他虽然还是五州军统帅,却失去了最高决策权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的是,呼延金很庆幸。

    因为朝廷没将他撤职。

    派周安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,空降一个行军总管,又不是他一个人失去话语权,而是所有人,必须都得听周安的!

    而被周安压着,没什么好不服气的。

    哪个朝中重臣不看周安脸色?

    就是……很多事呼延金还是想不通的,因为周安不该出现在这里,他应该在养伤才对。

    “呼延将军。”周安看向了呼延金。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呼延金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上前说话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呼延金不觉有异,便上前几步,他是五州军统帅,周安跟众将领单独说话,第一个找上他很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呼延金走到台阶下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罪?”周安直接问他。

    “嗯?”呼延金猛的抬头。

    “给咱家拿下!”周安一挥手。

    聚在周安身后的几个黑袍身影顿时窜了出来,直奔呼延金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!!”呼延金大惊爆喝,脚下一震便暴退数丈,他带来的那群亲兵直接将他围住护在其中,全都抽出要刀。

    几个黑袍身影停下了,对方人多,他们没凑上去拼杀。

    “大胆!!”周安尖喝,抬手一指,“呼延金,你敢以下犯上,你还不认罪?”

    “大总管,不知本官何罪之有?”呼延金喝问,额头上已有细汗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周安为什么没亲自对他出手,都知周安乃外修天罡,刚刚那么近的距离,周安若出手,他已经是尸体。

    在场众将领一下子多躲开了,因为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有一点值得一提,那就是都督府的兵马,全都是越山卫,都是呼延金的人,那些巡逻的,站岗的,全都是!

    呼延金心虚,但他表面上很硬气,见大帅遇到危险,很多兵将都汇向呼延金,包括一些偏将,他们跟呼延金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无论呼延金因为什么事完了,他们也会完蛋。

    “何罪之有?呵!”周安冷笑一声,盯着呼延金连道,“咱家问你,你与云肃王勾结,阴谋造反,是否属实?云肃王授意你暂缓扫平乱军,你便故意吃下败仗,致使五州将士死伤过万,咱家可有说错?”

    呼延金瞳孔剧烈收缩。

    他最担心的,事发了!

    平地起惊雷!

    众将领震惊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过竟会有这种事。

    还以为是呼延金谎报战功、吃空饷之事事发了,指挥不利让朝廷蒙受损失,也是罪。

    可万万没想到,竟然是与云肃王勾结造反!

    “好你个老匹夫,原来是你,害我巴州儿郎死伤过半……”众将领中,一个长脸短须的将军好似反应过来,怒骂呼延金,还抽出刀来。

    “休听他胡言!”呼延金也反应过来,极为激动,像是蒙受的极大的冤屈,“本帅行的端做的正,为圣上镇守越州防范云肃王已有多年,大总管,我知道你乃是圣上身边的红人,剿灭乱党你是首功,但你不能血口喷人!若想要夺权何必如此大费周折?你说本帅勾结云肃王造反,你可有证据?!”

    呼延金越说越大声,像是忽然来了底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