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五十三章 斩呼延金,奔越山之巅!1
    都督府外,一道道黑影在暗中潜伏着。

    都督府的后门突然开了,一道身影牵着马鬼鬼祟祟的出来,到了胡同里,才敢上马,刚扬起马鞭要策马狂奔,便见一道身影从胡同口闪出来。

    钱偏将,你这是要去哪里?朱捷看着钱偏将问。

    钱偏将乃是越山卫的偏将,是呼延金的心腹,先前都督府内对峙,兵将向呼延金汇聚,钱偏将却是得了呼延金的眼色示意,趁乱悄悄走了。

    他是要去营地报信。

    呼延金的亲信参将便在军营之中,可带兵来支援。

    钱偏将看到朱捷突然出现,好似在等自己,脸色变了变,却马上神色如常道:得大帅令,前往北营通传副帅,您怎么未去见白大人?

    钱偏将还反问朱捷。

    厂公令我在这里等人。朱捷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钱偏将脸色巨变。

    朱捷没去中院听旨,怎么可能知道周安来了?

    除非他早就见过周安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钱偏将也不废话,一扬马鞭重重击下,马吃痛狂奔,钱偏将同时抽出腰刀,就奔着朱捷去了!骑兵对步兵,钱偏将也是地煞境,但境界远不如朱捷。

    执迷不悟。朱捷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嗡!嗖!嗖!嗖!嗖!嗖!

    胡同各处响起一阵弦鸣之声,重弩箭从胡同各处高处射下,交叉射向钱偏将。

    扑哧扑哧扑哧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插满弩箭的人与马摔在了胡同里,向前滑动了几丈,停在了朱捷脚下。

    钱偏将被射成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人与马,都已是尸体。

    朱捷低头看了一眼,而后蹲下身,手掌轻抚过军马的眼睛,让其瞑目。

    全体都有!朱捷起身威严低喝。

    喏!周围传来低沉的应诺声,并且在扩散,几息之后,很远之外还传来微不可闻的应诺声。

    他足足带来了三千人,包围了整个都督府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朱捷抽出腰刀。

    入府!朱捷道,紧接着如炮弹一般窜起,直接翻墙入都督府内。

    都督府中院,呼延金要逃,并策动所有亲信亲兵跟他一同,其实他不需要策动,亲兵都会保护他,能被选为亲兵的,都是对将军本人的忠诚度,高于对朝廷的忠诚度的。

    而那些亲信将领,一根绳上的蚂蚱,不跟着杀出去,就是等死。

    数百人一同向外跑。

    周安与白小葵没动手,周安带来的其他人也没动。

    而那些五州将领,很多都还在懵状态。

    你们还不动手?!!周安横眼看向那些将军。

    老匹夫休走!

    杀!

    几个本就与呼延金不对付,脾气火爆的将军提刀便追,其他人也马上反应过来,有几个迟疑的,但因为其他人都动了,他们不得不动。

    他们也有亲兵,不过都只是带来几个。

    但全都算在一起,也有一百多人,更重要的是,这些将军,全是地煞境!

    二十多个地煞将军!

    中院非常大,呼延金等人还没跑出多远,就被追上了,双方打在一起,一个数量更多,一个质量更高,而呼延金一心想逃,又实力强悍,所以并未被拖住。

    周安就看着。

    也没让白小葵动手。

    让五州其他将领去杀呼延金,这对周安来说,是一种让他们效忠的方式,周安如此大费周折,却不是直接杀呼延金,没证据,担心哗变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他要彻底控制五州军。

    毕竟是空降的行军总管,又在军事上没战绩,下面肯定会有人不服。

    呼延金很快便冲杀到了围墙下。

    叛徒哪里走?!一声爆喝响起。

    朱捷杀出,与此同时,中院各个门全都涌入大量兵将,四面墙上屋顶也出现了大量弓兵弩兵,朱捷以及其亲信亲兵全都遭受到箭雨的攻击。

    尔等还不投降?

    缴械不杀!

    几个将军先后高喊道。

    呼延金绝望。

    朱捷带兵突然杀出,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然这是呼延金自己以为的,周安只是不想动手而已,不然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三千对三百。

    还有二十多个将军。

    呼延金等很快便被逼回了院中,聚拢到了一起,他们被彻底包围了,这院子根本就容不下三千兵将,只进来半数,就将他们彻底围了。

    周安见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小葵。他道。

    嗡!嗖嗖嗖嗖嗖嗖嗖!

    七把刀剑自白小葵背后剑匣中飞出,跨越成百上千人,杀到了呼延金身前,呼延金被朱捷等纠缠,朱捷本就不弱于他,他还是被围攻,已经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飞剑来袭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呼延金直接摔在了地上,四肢皆无,被削成了人棍,在地上翻滚出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还不投降?马上有将领大喝。

    呼延金已败,还不投降?

    很快就不打了,呼延金手下只剩下两百多人,被包围在院子中间。

    七把刀剑已经飞回去,归与剑匣。

    白小葵又抬手,虚对着一拉。

    被削成了人棍的呼延金直接飞了起来,飞向白小葵,白小葵又向身后一甩手,呼延金便从周安等头顶飞过,摔入了屋内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啪!哗啦。

    呼延金的亲信亲兵开始丢兵器,全都缴械投降了。

    全都就地处决!周安喝声传来。

    很多将领脸色一变,降兵该杀吗?

    杀!朱捷举刀喝道。

    嗡!嗖嗖嗖嗖嗖嗖

    数不尽的箭矢射向院子中间,几个地煞境还捡起兵器要反抗,却死在了重弩箭下,倒是有一个体修地煞竟抗住了弩箭,而后便被朱捷砍死。

    除了呼延金,都死光了。

    周安什么都没说,回身进入了屋内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白小葵之所以内直接削掉呼延金的脑袋,是因为周安要看呼延金记忆。

    这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五州军中到底多少人有问题,呼延金应该最清楚,周安不想有漏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间后。

    周安又出来了,三千兵将大部分都已经撤走,有人在清理尸体,而朱捷等各级将领,全都聚在门口台阶下。

    见周安又出来。

    参见大总管!朱捷等单膝跪地喝道,声音极为整齐,颇为山呼海啸的感觉。

    起来吧!周安道。

    众将起身。

    朱捷听令!周安又喝。

    朱捷上前抱拳拱手:卑职在!

    即刻起,咱家任你为五洲联军元帅!周安道。

    遵命!朱捷又有些激动,只是没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夜,小越城未生太大的动荡,但不仅仅都督府死人了,在之后,几个营地都生了厮杀,那些在军营里统兵的呼延金亲信将领,因为没有提前收到消息,都被骗出营地围杀。

    越山卫管理层遭到血洗。

    次日天明。

    周安提精兵两万,离开小越城。

    直奔越山之巅!

    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