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五十六章 不怂的江湖人
    “素闻乔大侠威名,今日一见果真是盖世英雄。”周安先开口了,毫无压力的吹乔仲。

    他习惯如此,多少被他砍了脑袋的朝中重臣,在死前都会被周安称呼为某大人。

    周安这开场白,让紧张的气氛骤然一松。

    周安一副敬重江湖前辈的模样,可以说很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周公公过誉了,老夫已是风烛之年,还哪是什么盖世英雄,不过是一想要为小儿报仇的执念之人罢了。”乔仲这话说的很有水平,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意思无非就是我都这把年纪了,还怕什么?必须给小儿子报仇!

    这话属于敲打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亲临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很大压力。

    周安一个人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的身份,他在朝廷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为子报仇,天经地义!是非恩怨谁对谁错,也敌不过血脉至亲。”周安笑道,又收敛笑容,“不过,这仇报得了,还是报不了,就得各凭本事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愿以命搏之!”乔仲撂下话,又道,“周公公,不知你身后哪位是一枝花?还请他出来,此乃老夫与他的个人恩怨,老夫愿与他签下生死状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乔仲一直在观察。

    张顺然等人也是。

    但根本就分析不出来,周安身后那个是一枝花,一样的装扮,斗笠都是垂着黑布的那种,中间开口,根本看不清脸。

    看清脸也没用。

    江湖上根本就没有一枝花的任何情报,一枝花出现的时间太短了。

    “一枝花,实不相瞒……正是咱家!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安静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乔仲一愣,目光一凝变得更加锐利,但紧接着他眼中又闪过思索之色,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因为周安,绝无杀万平山的实!

    周安上个月才入外修天罡境,这众所周知,一个下品天罡武者,就算近身强横一些,也只能打赢同级。

    不可能越级打中品天罡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万平山就不是一般的中品天罡,他是剑修,是南剑侠!

    周安杀不了万平山,一丝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,万平山可是跑都没跑掉,这需要更更强大的实力,才能不让万平山逃离。

    别说周安,就算在场的“大人物”之一,龙虎拳圣王通,他中品天罡境外修宗师,也没有留下万平山的实力。

    可,周安明明没杀万平山的实力,为何自称一枝花?

    “他是一枝花?”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“万大侠怎么可能败于他手?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围杀?”

    周围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周公公,你真是一枝花?”乔仲非常怀疑的问了,这口气已经表明了他的想法,不信。

    他也想到了周安自称一枝花的原因。

    是为了让今日的决斗作罢!

    他可是周安啊。

    他自称一枝花,那乔仲还要不要跟他打?要不要签生死状?从道理上来说,签了生死状,生死自负,不得寻仇,无关朝廷与江湖,就是两个人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朝廷会不会跟江湖讲道义,是不好说的。

    乔仲挑战朝廷神秘宗师一枝花,本就是铤而走险之举,可能会被朝廷报复,而如果这个神秘宗师是周安的话。

    那女皇帝会不会不顾一切颠覆江湖,是不好说的。

    所以就……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,咱家真是一枝花!”周安一口咬死了自己就是一枝花,其实他真是啊……

    “周公公,所以你是来应战的?”乔仲再问周安。

    “自然!”周安点头。

    现场气氛不对劲了,很多江湖人都在小声议论,连张顺然等也紧皱眉头,情况一下子变得很棘手,周安说自己是一枝花,那还打不打?

    打就不能输,可若是将周安打死了,鬼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可如果不打……这不是一般的丢脸,而是整个江湖的耻辱!十多个江湖宗师汇聚越山之巅,上千江湖儿女前来观战。

    因畏惧朝廷所以不打了?

    到时候名声尽毁的可不仅仅是乔仲一个人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真想多了。

    周安真是一枝花!

    而且此战不是他们想打不想打的问题,而是周安一定会打!不打都不行!

    乔仲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乔大侠,可带生死状?”周安问他。

    逼他!

    “乔兄,你意如何?”乔仲耳中突然响起了张顺然的声音,两人紧挨着,张顺然嘴唇微动,传音入密。

    “我都这把年纪,还有什么好怕的,若朝廷不讲道义,大不了……”乔仲没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便打!若朝廷不顾道义,也该让朝廷知道知道我等的厉害!”张顺然回道。

    还是不将朝廷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江湖人有江湖人的傲气,而且很多时候,名声比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请生死状!”乔仲喝道。

    后面人散开,一人拖着小托盘走出来,上面放着准备好的生死文书,没有笔墨,因为生死状需要血签!

    托盘上还放着一把小刀。

    乔仲拿起那小刀,划破手指,按在生死状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托盘又被送到了周安身前。

    周安没用那小刀,因为那小刀划不开他的皮肤,他以自己指甲划破了另一手的拇指,按下。

    签生死状的过程可以说是超级简单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就是一个象征性的仪式,因为对江湖人来说,哪怕是口头约定决生死,也是有效的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乔仲银枪在地上一杵,劲气席卷四周,他喝道:“诸位请吧!”

    所有江湖人全部迅速后撤,远离这片空地。

    “厂公!”周安身后一人生前,将自己背在身后的长条状兵器解下来,双手托给周安。

    因为兵器裹着布,所以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兵器。

    不是寻常的刀剑。

    周安接过兵器,便向后抬了抬手。

    白小葵带人后撤,到了空地之外。

    这近期才开辟出来的巨大空地上,只剩下周安与乔仲两个人。

    气氛迅速变得凝重,紧张。

    “乔大侠,咱家可以向你保证,今日无论咱家胜败,都无关于江湖,无关于朝廷,只是你我之事,您放心出手,让咱们……决高下,分生死!”

    周安在浅笑,他的自信,每一个人都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“好!决高下,分生死!”乔仲大喝,猛然提枪,“来战!”

    “战!”周安横剑一抖。

    上面的布条被震碎。

    露出剑身来。

    是一把宽刃剑。

    远处的张顺然脸色一变,因为周安要用的,是万平山的海崖剑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两道身影同时消失。

    轰隆!!!

    好似天崩地裂一般,恐怖的轰鸣声与好似沙尘暴一般的浓烟在空地中间爆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