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六十章 包围越山之巅!
    蛟龙袍虽然破烂的非常严重,上身全毁,但周安“没走光”,他很注意这一点的,而且亵裤是特制的,不仅宽松有弹性,还不容易被破坏。

    每次被乔仲击中,周安都有故意的成分,所以他能控制,不走光!

    “不!!!”

    “大伯!!”

    “乔老英雄!!”

    寂静之后,便是几声非常刺耳的凄嚎,发出这种嚎叫的,不是乔仲的族亲,就是乔仲的至交好友,亦或者是忘年交。

    乔仲一生结交无数,来观战为其助威的可不少。

    “周安,你敢杀我大伯!”一个高瘦的中年武者好似疯了,双目赤红提着长枪便跃入空地中,飞奔向周安,速度也是极快,这家伙竟有上品地煞境!

    无血剑已经飞回周安腰间,那海崖剑亦是飞回周安手中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

    “二哥回来!”

    见高瘦武者冲向周安,几人都急疯了,跃前便追,可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高瘦武者义无反顾,明知道是飞蛾扑火,但他已经失了智,根本就没考虑那么多,他是乔仲的侄儿,名为乔思海,因为年纪比乔思归大,所以是堂兄。

    乔思海如此疯狂不是没理由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乔仲带大的,他父亲,也就是乔仲的弟弟,在二十多岁时,便死于江湖仇杀。

    他与乔仲感情极深。

    而且,他很清楚现在银枪山庄是什么情况,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出现了青黄不接的情况,那时候乔仲实力还未退步,所以危机感还没那么强。

    到了最近几年,青黄不接的危急才越来越大,因为除了乔仲小儿子乔思归外,整个银龙山庄的青壮一代中,就没有地煞圆满了。

    乔仲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乔思归身上。

    全力培养。

    他希望能在自己死前,让自己小儿子步入天罡境,估摸着,那时候乔思归最多四十出头,正是最巅峰的年纪。

    这样乔仲死也安心了,只要又天罡,还是一个壮年天罡,绝对能守护银枪山庄,守护乔家几十年。

    在乔思归离开银枪山庄,来往越州参与剿灭净土乱军之事时,乔仲可是拜托了万平山,本想着有万平山照应,小儿子不可能出意外,这趟刷江湖声望之旅会很顺利。

    可万万没想到。

    不可能被杀的南剑侠万平山,竟然死了!

    乔思归跟着一起死了!

    这对银枪山庄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,乔仲已经没有任何把握,在死前将某个族人培养成天罡。

    没有天罡,只要他死,银枪山庄必然会遭仇家报复。

    那就完了!

    在受到乔思归死讯后,乔仲马上召开了族亲大会,秘密商讨了一番,当时乔思海也在场。

    他知道,大伯这次挑战一枝花,是有两个目的。

    一是为乔思归报仇。

    二则是壮银枪山庄声势,一枝花不仅仅是强大天罡宗师,他还是朝廷的人,乔仲若击杀一枝花,朝廷会不会报复先不说,在江湖人,银枪山庄必然会受到四方赞誉称颂。

    在此情况下,乔仲只需要走动一番,说不定就能得到几大教派的庇护许诺,甚至可能招收到天罡门客。

    这是乔仲的算计。

    他要为儿子报仇,也要为银枪山庄的未来做准备。

    他想的,或许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算错了最关键的一步,他输了。

    他死了!

    乔思海已经崩溃,堂弟与大伯的先后死亡,直接将银枪山庄推到了极度危险的悬崖边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都完了!

    乔仲这一生行侠仗义……得罪了太多江湖恶人,还因利益之争与一些江湖门派交恶。

    他们都会来的!

    乔思海怒吼着冲向周安,紧紧地攥着长枪,他距离周安还剩下数丈,周安用很平淡的眼神看他,动都没动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乔思海感觉肩膀上一重,紧接着整个人便飞了出去,倒飞!

    是张顺然!

    张顺然出手了,追上乔思海,很轻易的就将乔思海抓住丢了回去,将乔思海准确丢到了人堆了。

    乔思海马上就被摁住了,但他还在挣扎,歇斯底里的嘶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!你已经赢了!!你已经赢了!为什么还要杀我大伯?为什么?你这个阉……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乔思海话没说完,便被王通砸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他刚刚是不是要骂咱家阉人?”周安眉头一挑,瞥眼看向张顺然。

    张顺然此刻在场中,距离周安几丈远。

    听周安问,很多人都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骂周安阉人,是犯忌讳的,全江湖众所周知,关于因为骂周安阉人而被杀全家的传言,在江湖人流传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至亲死在眼前,受不得刺激,心智失常,难免失言……还望周公公不要计较。”张顺然很平静道。

    虽是在为人求情,却显得他仁义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既然张道长开口,那便不计较。”周安很没面子,突然脸色一红,喉头一动。

    他抬手握拳挡住了嘴,重重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好似要吐血,给憋回去了。

    咳嗽几声,周安便转身向回走,不乏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张顺然盯着周安的背影,眼中寒芒乍起……周安体表是看不到任何伤势的,赤着上身,看不到一丝疤痕,但,周安的气息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而且身为一个外修宗师,可极限自愈,竟然还会咳嗽,这说明他内伤严重的已经不能迅速自愈。

    张顺然当然想杀周安!

    只是,他是一个守规矩的人!

    就如同在先前乔仲被杀的最后一刻,周安已经胜了,乔仲等死想说什么,张顺然可以去救乔仲,但他没那么做,眼睁睁看着乔仲被杀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签了生死状的江湖生死战,生死自负!乔仲输了还没死,周安执意要杀他,那张顺然就只能看着他被杀。

    以侠义著称的江湖,向来如此残酷。

    周安知道张顺然在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没有丝毫防备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张顺然不可能偷袭自己。

    回到空地一侧,这边只有白小葵等人,见周安回来,白小葵马上扶住了周安,她还对周安轻轻的点了下头,暗示了什么。

    没人注意到,白小葵这边少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是沈傲。

    在先前所有人都在注意乔仲的时候,沈傲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周安走到树荫下盘坐。

    白小葵等人围绕一圈,将周安守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周安要炼化乔仲的九道枪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张顺然走到了乔仲的尸体前,他解开了自己的道袍,盖在了乔仲尸体上,而后抱起了乔仲,回身跃去。

    他亲手为乔仲收尸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看那边!”

    惊呼声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“那边也有!”

    “是兵!是朝廷的兵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周安带兵来了!”

    一片哗然之声。

    只见四面八方,旌旗高举而起,乌泱泱成千上万的兵将从树林里、山崖上冒出来。

    大军包围越山之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