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六十二章 狂妄!
    周安到底要干什么,已经显而易见了,已数以千计江湖人的性命,威胁在场的十几个江湖宗师,逼迫他们应允周安的挑战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不答应,周安就将以残害无辜的罪名,抓人杀人!

    这……好像哪里不对吧?

    答应了又如何?

    当那一个个江湖人想明白了,回过神来了,越山之巅的气氛便彻底不对劲了,嗡嗡的议论声响起,甚至还响起了哄笑之声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“才与枪绝定生死,气力耗费过甚,竟然还想要挑战?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嫌命长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不是这和了张前辈的心意?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在场江湖人本来都紧张坏了,包括那些天罡宗师,他们若联手,杀出去不是问题,可他们也不是一个人来的,门人弟子亲人都来了,面对数万大军,他们想要突围都需全力以赴,根本照应不了他人。

    天罡之下更是要完,会被军队平推的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也反应过来了,他们知道周安没有如此失智,却又干出更加疯狂之事。

    因与乔仲生死战的周安,已经身负重伤,气力消耗过甚。

    现在看起来,伤势可能已经恢复了,但外修武者恢复伤势,是要消耗气血的,恢复越严重的伤势,消耗的越大。

    他,还有力气打吗?

    而且在场所有人都知道,周安杀了万平山,而万平山是张顺然的义弟,若给张顺然杀周安的机会,张顺然定然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有一老一少两位劲装武者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多日前,在巴州听闻了枪绝乔仲,挑战朝廷神秘高手一枝花,所以便赶来了,就是来看个热闹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周安莫不是疯了?”劲装少年有些不懂了,低声问,“他无需如此,挑战张前辈,张前辈也必然会接受,为何还要以武力相逼?”

    “大军在此,张掌门未见得敢杀他。”劲装老者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少年好似懂了,却又疑问,“那还如何打?难道是要点到为止?这妖人难道是要偷学江湖绝学?!”

    少年好似发现了什么大秘密的样子,确实是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因为周安不是要挑战张顺然一个人,而是所有!

    一个一个打过去!

    老者却是摇了摇头,口气不太确定:“周安究竟是什么目的,暂且还不好说,但你无需担心,周安年少轻狂,小小年纪便已是天下一等一的顶尖强者,他太自负了!今日危急已除,等些时候,我们便可安然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爷爷,您不是说,张掌门不见得敢杀周安吗?”少年又不懂了,“数万大军在此,杀他不行,点到为止,那可什么时候是个头?不是还有变数?”

    “只要周安败落,便可以他之命,胁迫在场的朝廷兵马,迫使他们让开……最后不杀他便是。”老者压低声音,说的明白。

    少年一愣。

    张掌门不是武林正派吗?

    怎么点到为止还能抓人?

    少年想了好久,最终想到了那句话江湖险恶。

    他初出茅庐,不知江湖凶险,完全不如他爷爷这老江湖,看的通透。

    “肃静!”周安负手与场中,突然冷喝!

    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越山之巅骤然安静了,似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停止说话,望向周安。

    “张道长。”周安又望着张顺然,露出淡笑,“你觉得咱家的提议如何?难得有如此多的江湖宗师汇聚于一地,咱家着实是技痒难忍……”

    张顺然也想明白了,看着周安道:“既然周公公,又如此雅兴,那老夫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!”张顺然还没说完,便听身边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却见一虎背熊腰的老者跨步而出,舒展身体,全身关节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是龙虎拳圣,王通!

    “既是想挑战我们众人,那谁先来都一样。”王通连说道,还瞥向张顺然,“张掌门,不如就让我先出战如何?”

    张顺然紧皱眉头,脸色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他与周安有仇,都知道,王通为何还要跳出来?

    未免也太好战。

    不过张顺然转念一想,如此似乎也不错,今日这事想要“和平”解决,就少不了擒住周安胁迫大军这手段,周安虽然说了尽兴就带大军离去,但在场江湖人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他带大军来,就已经坏了规矩。

    张顺然知道,这周安杀不得,除非是生死战。

    可生死战也不能直接杀他,否则这几万大军怎么办?周安死了,他们打还是不打?

    因此哪怕是生死战,也不能直接杀周安,得先擒拿,迫使大军让开,再考虑是杀是放之事。

    如此种种,必然是会得罪朝廷的。

    张顺然“家大业大”,他有顾虑。

    “周公公!”王通见张顺然没马上拒绝,又朝着周安声若洪钟道,“我来会会你如何,你我都是外修宗师,我倒是很想领教一番周公公的绝世神功!”

    张顺然突然明白了,为什么王通会跳出来。

    好战是一方面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王通可还有着天下第一外修宗师的美名。

    而周安刚刚才杀了乔仲,他也是外修宗师。

    现在争议就已经出现了,若王通不跟周安打一场证明自己的实力,谁是外修天下第一,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周安凝望王通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谁他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能运用那种离体不散的天罡之气,但他的拳劲是可以离体不散的。

    天罡之力也一样!

    周安就不知道,炼化天罡之力,是对内修境界有好处,还是对外修境界有好处?

    肯定是又好处就对了!

    “好!”周安应了一声,又瞥向张顺然。

    张顺然竟然不言语了。

    他默许了王通先他出战。

    这臭不要脸的!

    什么仇恨,什么宗师气魄,这家伙也是怕得罪朝廷,王通愿意向坑里跳,他自然愿意跳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,若不是受江湖言论的胁迫,张顺然未必会有为万平山报仇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爽快!”王通大笑,阔步向前。

    他很担心张顺然直接将周安打残了,他就没得打了,所以还是他将周安打残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不用兵器?”周安将王通赤手空拳,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夫刀枪不入,何须用兵器?”王通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周安淡淡应了一声,甩手将海崖剑向后一丢,又在腰间一摸。

    无血剑也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场边的白小葵接住了两把剑。

    周安也不用兵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怎么打?还请周公公划下道来!”王通距离周安几丈停下。

    “分高下,决生死!”周安道。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