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七十四章 厂公,您要给小的们做主啊!
    周安是很累的,但他没有休息一夜再走。

    因为他要回去解决一些问题,而不能让那些问题在他回去前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他要回去看看那最为真实的朝堂,想要了解满朝重臣的真实想法,看看他们的真面目,所以,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!

    算算时间,云肃王死了还不到两天,云越国那边必然是要尽量隐瞒消息的,能瞒多久瞒多久,所以倒不用担心朝廷会在几日内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唯一需要担心的是越山之巅决斗的消息。

    按照江湖人传递情报的速度,如果是从京城向外传消息,最多三天时间传遍天下。

    而越山位于东乾西南,地理位置偏。

    从这里传消息,哪怕是飞鸽传书直传京城,也需要一天多的时间,而江湖人一般不会进行如此超远距离的传信,那种日飞一两千里的信鸽,不可能谁都有。

    就算有,也不能走到那里都随身带着。

    说起超远距离的情报传递速度,江湖人是不如东厂的,因为东厂是专业的,到处都有情报收发点。

    江湖人传递情报的消息,一般都是非合作的接力方式,就是第一个人将消息告诉了第二个人,第二个又自发的告诉了第三个,第三个告诉了第四个……

    而每个收到情报的人,除了以飞鸽传书告诉其他人外,还会直接告诉身边人,这些身边人再向外传消息,如此便是一传十十传百。

    就算是通宝号,也很少会进行超远距离的情报传递,除非针对某个有人花钱购买的特殊情报。

    因为通宝号的情报网络,是要确保自己每个分号,全都收到情报,一个分号向其他所有分号以及总号同时发消息,那是不现实的,没那么多信鸽。

    他们所用的,自然也是内部合作接力的方式来传递情报。

    总的算起来,周安觉得,朝廷想要通过江湖传言,知道自己在越山之巅决斗的情况,怎么也得一天半到两天时间,这还是把通宝号等情报势力因素算在其中了。

    毕竟,连东厂想要从越州传消息回京城,最快最快都得一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周安要在一天半内赶回京城。

    日行千里都不够,距离真的太远,他需要更快。

    跟信鸽比速度!

    他一定要先“消息”一步赶回去!

    因为他明白,如果是消息先回去了,满朝文武知道自己是不仅仅没重伤要死,反而秘密去了越州搞事,自己就是那个神秘宗师一枝花,还在越山之巅连杀枪绝乔仲、龙虎拳圣王通、云从风张顺然三大顶尖宗师,并通过与吉藏法师以及九大宗师的切磋,顿悟突破,还在突破时引出“天地法相”,被吉藏法师誉为武神之质……

    如果让满朝文武先知道了这些,那么那些曾在自己神隐这段时间里,曾在朝堂上攻讦过自己的老臣重臣,必然会换一副嘴脸,并做出补救措施。

    他们会在自己回去前,将一切都安排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这样,就不好对他们下手了。

    周安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小亭子在上次密信中,说的非常清楚,有几个老臣不仅仅想要废掉东厂,还想要将周安的脑袋挂旗杆上,以平息四方造反势力的怒火。

    虽然还没人敢跟女帝说,给周安定罪。

    但意思就是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周安要提前回去。

    要对他们下手!

    不给他们补救的机会!

    狂奔,不断狂奔!

    周安翻过高山,踏过河流,奔跑过平原,他一路向着东北方的中州,一刻也不停的狂奔,从入夜到深夜,从深夜到黎明,日月轮转,周安狂奔了整整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他原本无法以如此快的速度坚持这么久,但现在不同了。

    因为内修也入天罡境,他的内外境界达到了平衡,内修以轻功高速移动,外修以肉身力量狂奔,一种消耗内力,一种消耗气血。

    他可以切换着用。

    当他用一种力量时,另外一种力量就会得到休息恢复,所以他才能如此坚持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得吃东西,如此巨大的消耗,他不嗑丹药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三月十六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的乾京城,热闹而祥和。

    夕阳正好。

    城南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道身穿黑袍背着包袱的身影出现在南门外不远处的树荫下,来的太突然,好似凭空出现,却因城门口人来人往的热闹引人目光,而没人注意那边。

    周安气喘如牛。

    到了。

    他回来了。

    喘了好一阵,周安才呼吸如常,随即面容发生变化,他改变了自己的容貌,自然是想秘密入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前,东厂衙门里。

    “杨公公,北边来的情报,您过目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公,这是左都御史府上送出来的消息,您看看,他们真的是反了天了,暗地里都在谋划什么勾当!”

    “幸亏现在袁将军站在咱们这边,不然呐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东厂与锦衣卫,那是荣辱与共,再说袁将军与厂公私交甚好……”

    书房里。

    几个小太监一边分析整理着情报,一边闲言碎语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其中一看起来权势气息极重的小太监开口了,一抬手道,“你们都先下去吧,以后在外面少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公!”几个小太监马上放下手上的文书,躬身应声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这是杨公公的习惯。

    一些最为核心的重要情报,最后作整理归档保存的,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其他人出去了。

    小亭子一个人又将情报大略看了一变,而后整理收入柜中,一件一件摆放。

    “小亭子。”有人突然叫小亭子。

    “谁?”小亭子下意识的猛然回身高喝,紧接着他便呆了一下,因为那声音他是熟悉的。

    “是咱家。”站在墙角的周安摘掉了斗笠。

    “厂公!厂公您回来了!”小亭子无比激动,向周安踉跄跑了几步,又身体一缓,稍微停了一下,似乎想了什么,而后再向前,直接扑通跪倒在了周安身前。

    “厂公!您要给小的们做主啊!!!”小亭子以拳捶地,又哭又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