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七十六章 圣上,奴才回来了!
    因为宫里都知道周安没事,所以倒也没发生什么一惊一乍的情况。 .

    他们也不怀疑这是其他冒充周安,周安那肤色是其他人不能冒充的。

    周安抬手想要敲门,却又停下了手,想了想……他已经想过无数次,从越州回来见女帝,就是“判生死”的时候,虽然他知道,以自己现在的功勋、实力,以及所表现出的潜力,女帝将他边缘化的可能性极低,但是否还让他留在宫内,还是不好说的。

    周安紧张了!

    寝宫内。

    女帝身披薄纱,侧卧在龙床上。

    寇冬儿则不再床上,而是恭敬站在旁边,手中拖着笔。

    因为女帝是在看奏折,时不时的要写批语。重要的奏折,女帝早在回寝宫前,就已经都处理好了,这些都是不是那么太重要的,但其他人也不好经手的。

    由于大内总管、司礼监掌印太监不在宫里,所以女帝,确实是要忙那么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,这些奏折她是可看可不看的。

    打给内阁处理也并无不妥。

    这在东乾的历史上,是有先例的,但女帝向来勤勉,她不是不想放权让自己轻松一些,而是她不放心,担心自己错过了什么,遗漏了什么,她想做一个好皇帝,不说圣贤明君,至少也得勤政!

    “圣上,夜深了,明日再看吧。”寇冬儿小声劝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女帝轻轻应了一声,又看完了一个奏折,从寇冬儿手中接过笔,在奏折上花了一个圈,而后合上,都递给了寇冬儿。

    寇冬儿将奏折笔墨都收好。

    龙床上的女帝坐起身来,活动了一下左肩,侧卧着看奏折已经好一阵了,肩膀有些发酸。寇冬儿赶忙上了龙床,为女帝捶肩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小安子的消息。”女帝突然开口,像是自说自话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婢已经催过东厂了。”寇冬儿轻声道,“小亭子说那边还没有消息,这次不知是怎的,飞鸽传书慢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女帝又发出鼻音,没再说什么,神色却是显得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她知道一枝花就是周安。

    一枝花为白小葵出头,杀南剑侠万平山,这事儿轰动了天下,女帝猜测到,为白小葵出头的一定是周安,虽然她也不知道周安是如何杀掉万平山的。

    这事儿他还问过袁胜师,袁胜师说大总管虽只是下品天罡境,但实力不可以常理度之,这倒是让女帝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乔仲约战一枝花,决战于越山之巅的事,女帝自然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结果。

    按理说,昨日决战,今日上午东厂应该就能收到消息,却是还没收到,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岔子。

    “圣上,小安子吉人自有天相,既然敢应战,必是有把握。”寇冬儿又低声劝道。

    女帝没吭声。

    自周安走后,每当提起周安,女帝的情绪都会变得很奇怪,对周安的安危,她自然是不希望周安有任何意外,往大了说,周安乃国之栋梁,就不能有意外。

    但在个人感情上,女帝的心思又是非常复杂的。

    女帝甚至还真曾想过,假若周安不是太监该多好,如此才俊……可周安真不是太监了,女帝反而有些无法接受了,因为这很怪异,非常非常怪异。

    “冬儿,你说……”女帝又开口,“小安子平安归来后,朕……该如何对他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妄断圣意。”寇冬儿这是踢皮球,她是不好说,这事儿轮不到她来评价,若是在半年前,周安才崭露头角时,寇冬儿对周安,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才是女帝身边最亲的人。

    在私下里,跟女帝什么都能说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周安,就像是第二个康隆基,寇冬儿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女帝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心里别扭,就是自己跟自己别扭。

    “歇了吧。”女帝又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在门外已经站了有一阵的周安,终于敲响了寝宫的大门。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“何事?”寇冬儿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咱家,圣上歇了吗?”周安的声音传入寝宫中。

    寇冬儿一愣,紧接着惊的站了起来,而后又迅速低头看向了女帝。女帝也是惊了,眨巴眼睛,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但没第一时间说出口。

    她缓了一下,才威严道:“是小安子,你回来了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非常正常的语气。

    越正常便越不正常。

    周安推门而入,走向龙床。

    寇冬儿则跳下龙床,靠到桌边,盯着周安看……后面桌上放着她的刀,她表现出了警惕,因为她觉得有些不对劲,周安与乔仲的决战时间是昨日中午,今天晚上就回来啦?

    就算有日行千里的宝马良驹,他也赶不回来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跑八百里加急的驿兵,从越州赶回中州,一路上每逢驿站便换马,也需要两天多近三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,寇冬儿也觉得自己多心了。

    毕竟,若是假的周安,是几乎没机会直接走到寝宫外的。

    周安身穿黑袍,却未戴斗笠,背后是一个大包袱,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样子,其实他休息过了,只是没在东厂衙门里梳洗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……”女帝已经从龙床上起身,下来床,却没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回来了!”周安走近了,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好!回来就好。”女帝点了点头,表情却是有些僵,她……都不知道自己该以怎样的态度,面对现在刚刚回来的周安。

    “冬儿姐。”周安又看向寇冬儿,“别紧张,是咱家,咱家是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周安看得出来寇冬儿的警惕,也猜得出来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回来的确实是太快了,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女帝在这时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奴才幸不辱命!”说着,他解开了身上的大包袱,从里面拎出了一个匣子,一手托着匣子,一手将盖子向上拉开。

    里面,是一颗人头。

    就是那颗,已经被腊封好的云肃王的人头!

    寇冬儿终于彻底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刺杀云肃王这件事,是绝密,知道的人屈指可数,这不会是假的周安。

    女帝目光凝固。

    她刚刚就是照例随口问,就没想过,周安已经成功刺杀了云肃王,若是再晚一段时间,周安带回云肃王人头,倒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可周安昨日跟乔仲打生死战,今天就回来了,他是什么时候杀的云肃王?

    女帝盯着云肃王的人头,上前几步,想要借过那匣子。

    “圣上,别脏了您的手。”周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