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七十七章 可会窃国?
    周安不想让女帝碰那匣子,毕竟装的是人头,晦气的很。

    女帝却是没听周安的,双手托起了匣子,盯着云肃王的人头。因为腊封过,所以云肃王的脑袋保存的非常好,遗容也被搭理过,看不到什么血肉模糊或者恶心的东西。

    除非将人头拿出来看。

    但女帝不至于那样做。

    她就是要好好看看。

    云肃王并不是六大藩王中兵力最强的,却是综合来看威胁最大的,云越藩王国与西南诸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,又因打通了商路,赚的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以云越国的财力,一旦与朝廷宣战,整个西南之地都将陷入战火,而朝廷根本就无法迅速解决云肃王,甚至可能让云越国彻底独立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点,在最近一段时间,老帅李广山曾多次分析,向女帝阐明过。

    不是长了,就以一年为界限,若云肃王全力以赴跟朝廷打,他动用云越世代累积的家底,在西南强征几十万兵,维持一年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他还能从西南诸国接兵,虽然可能是“引狼入室”,但他绝对借的到。

    神都女帝刚登基时,就有削藩的心思,异姓藩王她都想动,但那时候她帝位不稳,根本就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而到了神昭女帝这一代,朝廷已经无力削藩了。

    现在到了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云越国还在,但云肃王的死,几乎就代表着云越国残了!根据朝廷以往的情报,云肃王的几个儿子,没一个省心的。

    因为云肃王身体非常好,再活个一二十年都不是问题,所以他一直没确立能够继任亲王爵位的世子。

    现在他突然死亡。

    云越国八成是要内乱的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已命净土圣母联络云肃王不重视的三子,假意扶持,挑动内乱……”周安见女帝盯着人头看,又开口。

    女帝抬起目光,望向周安的脸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做得好!”女帝赞道,却是相对平缓而威严的语气,她将匣子还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马上将匣子挡板放下。

    “与枪绝决斗之事如何了?”女帝一边回身一边道。

    “乔仲已死。”周安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?可曾暴露身份?”

    “奴才未曾隐藏。”

    “详细说说……都说说吧,这大半个月,你都做了什么。”女帝在回过身来,在龙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周安开始汇报。

    其实这根本就不是重点,若不是女帝问,周安都懒得费口舌。

    女帝也知道这不是重点,毕竟结果才重要,而结果就是周安回来了,过程什么的,听不听问题并不大。

    周安简略了说明了这大半个月来的情况。

    女帝就看着周安,未曾插话。

    她渐渐有些失神,好像没听周安在说,似乎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事情就那么多,周安也说的不详细,就大略的讲一下,因此也就一炷香的时间,周安便说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圣上,奴才在越山之巅接连挑战江湖宗师,有所顿悟,内修境界已入天罡!”周安最后道。

    之前他已经提到了,带兵上山的事。

    “哦?”有些走神的女帝精神一阵,眨巴眼睛看周安,缓了缓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就一个“好”字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的心思究竟飞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夜深了,你一路劳顿,先回去歇了吧……”女帝又缓了缓神,对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还有一事……”周安不走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女帝马上反问,脸色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有件事……那最重要的事,女帝没提过,周安也还没提,现在周安还有事,女帝很担心……因为她还没想好,她还在矛盾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回宫前,曾先在东厂衙门落脚,最近朝堂上的一些事,奴才也听小亭子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觉得自己得先表态。

    这事儿必须挑明了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圣上,东厂自建立以来,可谓屡立奇功,自打压奸党开始,到多地造反情报的及时传递,东厂皆发挥了巨大作用,如今天下,乱事四起,若撤东厂,无异于自断手臂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,满朝皆复出老臣,他们皆各有人脉,渐成派系,若无制衡,党争之事,怕是无从避免,圣上您亦会被他们施压而有所屈从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真的是什么都敢说。

    所有老臣全都黑一遍!

    就差把一众老臣可能架空了女帝这种事挑明了说了。

    其实是有些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因为那群老家伙,都活不了几年,再说李广山还在呢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否认,东厂因权力过盛,确实是有所弊病,然现今天下动荡,重病需猛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以为你死了,才敢提东厂的不是。”女帝直接打断了周安的话,将周安怼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这话若是说给其他太监,怕是除了康隆基外,其他都得诚惶诚恐的跪地上。

    因为这话的潜台词真的是太渗人了。

    周安权倾朝野。

    他活着,没人敢放屁。

    他死了,牛鬼蛇神的才都跳出来。

    女帝也把话挑明了说,这就……

    周安沉默了一下,抱拳拱手:“奴才告退!”

    他拎着包袱向后退了几步,便转身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周安知道,女帝还没有决定,因为心里想着那件事,其他事反而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如何决定,能够影响其他所有事!

    改变一切!

    周安走后,寝宫很快便熄灯了。

    但女帝却没睡,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直到后半夜,女帝在睡前问了寇冬儿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冬儿,你觉得小安子……可会窃国?”

    “奴,奴婢不知。”寇冬儿没敢回答。

    周安回了乾礼宫,这一夜,他也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心中惦念的事,太多!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三月十七。

    当清晨的第一抹光洒下大地时,周安便起来了,洗漱一番,换上了蛟龙袍,而后前往了乾武宫。

    来的早一点,但女帝也到了。

    一大群太监宫女正在上菜,女帝要吃早膳了,吃了早膳在去上朝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。”

    “大总管。”

    坐在长桌一侧的女帝听到了门外的问候声,之后便见周安步入大殿内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女帝也没废话,抬手对周安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安坐在女帝对面。

    很快,菜上齐了,两人一同吃早膳。

    很安静。

    几乎无交流。

    周安在等女帝先开口,但女帝一直不曾说。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周安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?”女帝端着小汤碗,应了一个鼻音,也不看周安。

    “奴才今日能否不与您同路上朝?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?若是累了,你可先休息几日。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并非累了,只是……”周安拖了一下长音,后道,“奴才想听听满朝文武对奴才到底是何想法!若让他们先瞧见了奴才,怕是听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女帝喝汤的手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当然听得出来,周安到底是什么意思!她甚至想到了,周安若不报复,那他就不是周安!

    他是真敢提!

    女帝抬头,目光灼灼的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看看,周安到底要干什么!

    这会影响到,她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准了!”女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