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八十章 咱家是将你家孩子丢井里了吗?
    田文卫准备的非常充分!

    女帝甚至都不需要去看他的那些证据,且不说田文卫不可能作假,就算不是田文卫,换了谁,也不敢陷害周安!

    那些人,你给他们真凭实据,他们都不敢说周安的不是,自然是不敢伪造。

    除非是能拿出或制造出周安造反的罪证……但说周安有造反之心,简直是侮辱人的智商!

    女帝沉吟。

    她今天的状态很奇怪,明明是田文卫向她告状,但她却显得太过波澜不惊,不生气,也不过多追问。

    好像跟她没关系似的。

    “此事,暂且……”女帝才开口,她说了暂且,很显然是又想要拖,之前都察院的言官几次上书弹劾东厂,全都被留中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!老臣以为,此事今日应当有所决断!”田文卫高声打断的女帝的话,引得许多人皱眉。

    此乃对女帝不敬之举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可大可小。

    言官顶撞皇帝这种事,古来有之,言官本就是怼天怼地怼空气的一圈人,在没有权臣当道的朝堂上,言官一般都具备极高的发言权,而且不会因言获罪。

    女帝看向田文卫。

    其实,她并不是在维护周安,而是在帮田文卫。

    然而田文卫并不知道,还说!

    “圣上!不能再拖了,东厂之祸再不除,江山社稷危矣!请圣上将周安革职查办,撤废东缉事厂……”田文卫再次抱拳拱手垂头。

    “臣附议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都察院诸位言官先后出列,包括右都御史、副都御史,以及几位佥都御史,看起来整个都察院都是一条心,扳倒周安,废东厂,是他们的目标!

    “臣等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大理寺卿、鸿胪寺少卿等人,也先后出列,还有礼部、刑部也有人出列。

    “老臣附议!”又一老臣在之后站了出来,引得所有人侧目。

    此人年过七旬,在老臣中算是相对年轻的,身材微胖,看起来很是富态,模样却是颇具整齐。

    他便是六部尚书之一,刑部尚书包明镜!

    与其他老臣不同,他是在九年前致仕的,与轰动天下的白玉案有关,简单来说就是白玉案由他主审,他虽有功,却得罪太多人,卷入了极为复杂的官场斗争,而当时吴绪宽卸任中州军大元帅不过两年,已入内阁。

    包明镜便是在那时选择了急流勇退,白玉案之后向便上奏致仕隐退。

    他是前前任刑部尚书,一个多月前复出,依旧是刑部尚书。

    其他人不管,毕竟还有诸多老臣没说话,但刑部尚书又站出来了,大理寺卿也附议……这简直之整个司法体系都要扳倒周安!推翻东厂!

    女帝不得不重视。

    她若再拖,已经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不知为何,女帝心里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这些老臣太过霸道,他们的人脉关系也确实是厉害,礼部尚书都没附议此事,礼部侍郎却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显然不是代表礼部尚书。

    今日早朝前,田文卫必然向他通过气,这就是田文卫的人脉。

    他们逼女帝。

    这让女帝很难堪,周安现在就算是真残了,在宫里养伤,她都不可能将周安撤职。

    “贾爱卿,你以为如何?”女帝沉吟许久,看向了内阁首辅贾临博。

    作为文官之首,他的话语权自然是最重的。

    贾临博踱步而出,对女帝躬身行礼,而后道:“老臣以为,周总管有匡扶社稷之功,此事,还需再三斟酌。”

    贾临博很正直。

    但他并不迂腐,不是那种认死理的人。

    而田文卫是!

    田文卫瞥向了贾临博,脸色有些不大好,已经打过招呼了,但贾临博还是没站到他这边。

    “老臣以为,贾阁老所言甚是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很多老臣,还有一些四五十岁正值壮年的文官,都出列支持贾临博,武将方也有出列,比如天策军指挥使苏成国,以及锦衣卫指挥使袁胜师!

    而在袁胜师出列后,更多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阉党,都是阉党!

    上百文臣武将参与早朝,目前双方一共出列了二十多人,其实也只是小部分,大部分人都选择不搀和此事,包括兵部尚书,吏部尚书等。

    田文卫脸色又难看了几分。

    眼神却更加坚决。

    阉党实力究竟多大,由此便可见!周安已经一个月不见人,但在朝中,依旧有大把人支持他,连内阁首辅都不敢对其忤逆,阉党必须除!

    他是有偏见。

    贾临博又哪里是因为畏周安才如此,他当年硬怼过刚刚登基的神都女帝,为此直接致仕归隐了,他真不怕事。

    而周安对他是无比尊敬的,他从不需要看周安眼色行事。

    他只是觉得,周安不该被如此对待,而东厂的存在,目前来看,利大于弊!

    都知道周安可能已经死了,或者眼看着就不活了,就不能让他带着一身荣耀陪葬乾陵吗?

    何必呢?

    朝堂上又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李爱卿,您以为呢?”女帝又看向李广山。

    内阁首辅已经表态了,就该他这个中州军大元帅了。

    “回圣上的话,老臣近日来奔波于扩兵之事,东厂近期作为,老臣不甚了解,不好断言……”李广山出列道。

    他!

    选择不搀和!

    武将本就不该搀和此事,他很懂做官。

    周安当初对他有恩,治好了他的腿,但周安也废掉本该是他的内阁首辅之位,并定死了,以后武将不可再转任文官。

    他倒不至于记恨周安,但也不会落井下石,就是不搀和。

    李广山的太多,代表了大部分军伍将领的态度。

    女帝又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继续拖?其实继续拖对谁都好,别搞的太僵,无法收场,但田文卫不如此认为。

    “圣上啊!”田文卫见女帝又是这态度,不由激动了起来,“东厂之祸再不治,国将不国啊!多少忠良之士被东厂残害,朝野上下受东厂所胁,不能同心协力,先前吴绪宽乱国之像,还历历在目,再不治,怕是会重蹈覆辙……”

    诸多老臣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那周安比吴绪宽?

    你他娘的失心疯了吧?什么话都敢说?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偏殿侧门被大力推开,吓了所有人一跳。

    “行了!田大人,咱家是将你家孩子丢井里了吗?你如此编排咱家!”周安都听不下去了,负手入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