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八十三章 退朝!陪着她!
    可曾满意?

    周安这话问的听起来很奇怪,实际上蕴含着巨大的攻击性!满满的恶意!因为田文卫在弹劾周安,说周安这不对那不对,甚至将周安比作吴绪宽。

    现在周安问他满不满意。

    杀云肃王这事,他敢说不满意吗?

    抽自己的脸,用力抽,抽出血的那种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田文卫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非常非常差,明明周围都是人,站在那却有一种孤零零的感觉,袖口下的手在轻微的抖,就像是要半身不遂似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。

    或是情绪过于激动。

    但绝不是因为恐惧。

    言官的胆子向来就大,干的本就是得罪人的事,与其他官职不同,言官不得罪人,是很难晋升上来的。

    在官场沉浮了数十年,田文卫是无畏的!他能够复出,也是因为之前的表现,不选其他人,而选择了他,就是因为他不畏强权,敢直言不讳,这是言官该有的特质。

    周安也曾参与过复出老臣名单的定制,他对田文卫,是很看好的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。

    田文卫弹劾到他头上了。

    周安望着田文卫。

    女帝默然无语,杀云肃王的难度跟之前刺杀吴绪宽一样,周安这功劳大的没边,她还能说啥?

    她就看着周安“表演”。

    她想知道,周安到底会做什么,会报复谁?

    “哈!”田文卫终于出声了,他的情绪缓和了下来,好似想通了什么,那笑容,是苦笑。

    “周总管,再立不世之功,老夫佩服!”田文卫抱拳拱手,说完便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说什么都没用了。

    谁都明白,从此刻开始,想要搬到周安的可能性,为零!

    又安静了。

    下面一个个大臣全都走回自己原来的位置,随着田文卫的退却,代表了弹劾周安,弹劾东厂之事,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“此事……暂且搁置,改日再议。”女帝终于开口,又问,“众卿家,可还有本?”

    “禀圣上,老臣以为,周总管此功甚大,应当重赏!”一老臣出列道,此人乃是翰林院学士、内阁大学士古荣。

    这家伙只是一个四品官,但他是内阁大学士!

    “老臣以为,古大人所言甚是!”又一人站出来,却是户部尚书袁文训,他现在都爱死周安了,因为云越国将因周安而覆灭,户部的压力将因此而减轻!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等附议!”

    满朝文武百余人,足有半数出列。

    倒是贾临博、李广山、袁胜师等大佬没动,因为他们不太适合表态,许多将军、内阁的,以及六部,全都有人站出来了,就足以代表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若再表态,就有向女帝施压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更会给周安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那样显得权势太大。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周安跟着开口了,躬身对着女帝,语速很快,“奴才以为,云肃王虽已死,但云越国还在,此事未成定局,现在便论功行赏,怕是不合适……”

    推诿,封赏现在不能要!

    他不想去逼女帝现在就做决定。

    因为他最重要的杀手锏,越山的消息,还没传到京城呢。

    这群家伙也是添乱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就不知道,周安与女帝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此事……改日再议。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都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周安自己现在不要封赏的,其他人还能说啥?

    众臣归位。

    “有事启奏,无本退朝!”廖福高声宣道。

    下面没动静。

    没事了。

    田文卫就是选在其他人该说的都说完了,才出来弹劾的。

    “退朝”廖福再宣。

    女帝起身。

    “恭送圣上!”众臣跪地。

    三月十七这日中午,早朝之后没多久,乾京城便轰动了,并陷入了一种极为紧张的恐怖氛围之中。

    因为大内总管周安,归来了!

    朝堂上没有秘密,商议了什么,那么多人,传开的非常快,而这次情况又如此惊爆,自然传的更快。

    周安不仅仅没死,甚至半个多月前就已经伤愈,并秘密离京,成功刺杀了云肃王。

    此事,震动朝野!震动整个京城!

    但焦点并不是这件事,而是周安本身,以及田文卫等弹劾周安的大臣。

    云肃王的事,是军国大事层面的事。

    比起这个,弹劾周安这事,才是更吸引人眼球的。

    因为即将发生很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明白,必然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!

    不过,不同的人关注的焦点是不同的,乾京城的权贵阶层,文人士子,最关心的是弹劾之事,武将军队更关心云肃王之死,平民百姓则对周安个人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而在乾京城的江湖人,更关心的是,越山之战!

    周安就是一枝花!

    前日三月十五,一枝花与枪绝乔仲,决战越山之巅,现在周安既然现身京城,那么说明他赢了,因为打的生死战。

    乔仲已经死了?

    还没有准确消息。

    但,很快就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,乾武宫,乾元殿。

    女帝用午膳,周安又来混吃混喝,自早朝结束之后,两人就没什么交流,女帝的心思周安猜不到,但他感觉,自己的位置,应该轻易不会动,至少短期不会。

    长了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而周安要的不仅仅是位置不动。

    他要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田文卫弹劾于你,可是真心为国?亦或者是存有私怨,亲人门生曾受东厂迫害?”

    “田大人乃是忠臣,他弹劾于奴才……奴才以为,乃是想法过于迂腐,他很固执,他觉得奴才,不是黑的就是白的,然而人不可能是非黑即白,人是复杂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怨恨?”

    “若是无怨,圣上您信吗?但要说恨,奴才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吃饭,闲聊。

    女帝的问题总是含有试探性。

    午饭过后,女帝要小睡一会,周安则要陪着女帝,他身为大内总管,在女帝休息时候命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女帝侧卧在长塌上,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周安就在一旁站着。

    许久,周安一言不发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。”女帝突然开口,她又哪里睡得着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呢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朕有些头痛,给朕按按。”女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