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八十七章 圣上,喝酒吗?
    其实被女帝看到喝酒,也没什么,但都知道喝酒误事,高宏身负守护大内重任,自然得谨慎一些,伴君如伴虎,还是不能给女帝留下坏印象。

    袁胜师身上的酒气也悄无声息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周安瞥了瞥两人,自顾自的又喝了一口酒,不怵!

    女帝没让太监宣唱,带人直接进了院子,寇冬儿陪在她身边,身后跟了几个老太监,再就是提着灯的小宫女小太监。

    十多人,一般排场。

    “参见圣上!”三人同时起身,像是刚刚发现女帝来了一样,都对女帝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倒是没人跪下。

    因为三人,都是免跪的。

    “呦,都喝着呢!”女帝脸色不大好,口气也不大好。

    高宏与袁胜师都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但他们误会了,女帝当然不是因为他们私聚饮酒而心情不好,完全是因为看到周安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怎么来了?”周安屁颠屁颠的小跑迎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朕不能来吗?”女帝张口便怼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是这个意思,奴才是说,都这个时辰了,您有事差人通传一声便是,您日夜为江山社稷操劳,何必再如此奔波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说完便到了女帝身边,又解开自己披在身上的大氅,扬手便披在了女帝身上,道:“夜风寒的很,圣上您小心着凉。”

    袁胜师与高宏看周安的眼神都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周安这股子狗腿子劲儿,真的是让他们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以前周安这样就算了,现在还这样,反而有一种过头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又哪里知道周安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真有本事,那也得是对外面厉害,对“家里”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哼!”女帝轻哼了一声,还是不给周安好脸色,负手向前走,又瞧了瞧高宏与袁胜师道:“没你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告退!”

    “末将告退!”

    两人躬身抱拳,直到女帝走过去,上了台阶,他们才直起腰来,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要不要吃些烧烤?不是奴才吹,奴才这烧烤的手艺可是一绝,天下独一份!这酒也不错……”高宏没走多远,便听周安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他一个趔趄,差点栽倒。

    有谱没谱啊?什么都敢请女帝吃?

    那大腰子你怎么解释?

    还敢让女帝喝酒?

    也不怕拍马腿上。

    “吃吃吃,都什么时候了?你还想着吃?你是猪吗?”女帝果真火了,竟然说了脏话……显然她是不太会骂人的。

    高宏不由加快了脚步,想要快些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他心里对女帝的敬重有多了几分,果真是忧国忧民的好皇帝啊!说的真对,都什么时候了,还想着吃!

    高宏很惭愧啊!

    然而他不知道,他完全误会了女帝的意思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宁安苑的院子里,其他侍奉宫女太监全都被屏退,女帝坐在台阶下的小凳子上,瞥眼看着周安,寇冬儿则站在一旁提着灯笼。

    周安正在那里刷料呢,忙活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之前用过的碗筷都撤了下去,换上了新的,女帝自然是还没吃过什么,因为周安还没烤好。

    鬼知道她为什么会坐下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闻闻这味道,可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您看这道蒜香茄子如何,您可别小看这茄子,有软化血管抗衰老的功效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,这烤韭菜你就别吃了,吃也别多吃,不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,您倒是吃啊,来先吃个串串,羊肉的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就斜眼看着周安,无论周安说什么,她都不动,就看着,很渗人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知道自己玉树临风,可您也别一直盯着啊,这样累眼睛……”周安又说了逾礼的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先告诉朕?”女帝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没告诉您?”周安反问。

    “少跟朕装傻,天地法相!你为什么不说?”女帝很直接,很洗礼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奴才想说来着,奴才提了自己内修入天罡之事,见圣上兴趣不大,便没详细说……”周安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“呵!”女帝对周安报以冷笑,然后拿起了那周安曾递给她,她没接,便放在了盘中的羊肉串。

    狠狠的咬一口。

    咔。

    竹签子都咬断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竹子不能吃!”周安眨巴眼睛提醒道。

    女帝脸一下子红了,是因为恼怒。

    咔!咔!

    女帝又将竹签子咬断了,她故意的,目光还直勾勾的盯着周安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何必呢……”周安无奈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女帝又将一节竹签子吐了出来,上面还带着一块肉,直接飞向周安的脸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带着肉的一小节竹签子停在了周安脸前,悬浮定住。

    “圣上,莫失了威仪。”周安叹气道,同时拿出了手帕,将那小节带肉的竹签子拿住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贱人!”女帝骂人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羊肉串别吃了,吃这个……烤鸡翅,再不吃就凉了……”周安就当没听到。

    忍着,有他翻身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圣上,喝酒吗?这酒好,不上头,就是太烈了,您尝尝便可……”周安继续忙活,拿杯子,给女帝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又将一个扣着的杯子翻过来,抬头看向寇冬儿:“冬儿姐,您也别站着了,来一起啊……”

    寇冬儿一动不动,自然不能听周安的。

    而就在周安说话的时候,女帝拿起了周安刚刚倒好的酒,就像是跟谁赌气似的,一饮而尽,紧接着“啪”的将酒杯撂下,而后又瞥向寇冬儿。

    “冬儿,坐吧。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“谢圣上。”寇冬儿应了一声,将灯笼小心放在了桌边,这才在另一边的小凳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冬儿姐,您也尝尝……”周安赶忙给寇冬儿倒酒,并在此给女帝倒满。

    女帝又拿起酒杯。

    周安探手按住了女帝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圣上,别喝的太急,后劲儿大。”周安劝道,又拿起烤串递给女帝,“来吃串……冬儿姐你也吃。”

    女帝的饮食是有非常严格的标准的,而且绝不能乱吃东西,她要是中毒了就乐子大了。

    但,周安给的,女帝自然不会怀疑有问题。

    她之前没吃,是因为没心情吃,喝了酒之后,倒是吃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味道怎么样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女帝板着脸回了一句,又道:“太辣,少放辣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