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八十八章 十指相扣
    夜色浓稠。

    月光下的宁安苑静谧祥和,这个季节,蚊虫还不算多,倒也不会让人烦恼,烟雾萦绕中,女帝的酒越喝越多,话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安子,你说将来,天下黎民百姓会怎样评价朕?他们会觉得,朕是一个好皇帝吗?”

    “圣上必将名垂万古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来,少拍马屁!朕真心的在问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才也是真心的,圣上你再吃个串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一手拿着肉串,一手端着酒杯,一饮而尽后,大口撸串……这场面已经不是不多见能形容的了,女帝这一生,怕是也不会有几次如此放肆。

    都被周安带坏了。

    “朕的烤茄子呢!”

    “圣上你都吃两个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你烤你就烤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

    吃吃喝喝,女帝醉了,脸色酡红。又喝了一杯,她突兀的望月无语,而后感叹:“小安子,你说,朕怎么就如此命苦,这天下,这乱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,您都当皇帝了,您若命苦,天下百姓当如何?”周安甚至无语。

    “唉!”女帝又一叹,紧接着端起酒杯,“来,喝酒!”

    她的酒杯是空的,周安还没来得及给她续上。

    她也反应过来了,见周安在忙活着烤茄子,便自己拿起了酒壶,给自己倒酒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少喝些吧。”周安劝道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?”女帝对周安横眉瞪眼,酒都倒洒了,又将斟满酒的杯子送到嘴边,自顾自的说:“朕就要喝,谁也别管朕……”说完又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她剧烈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喝呛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!”寇冬儿赶忙拿起手绢,为女帝擦嘴。

    “呦呦呦,圣上您慢点,酒不是这么喝的……”周安也赶忙凑过去,给女帝拍背。

    女帝咳着咳着就哭了,吸着鼻子,也不知道哭什么,哭着哭着,却又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朕的天下,这万里江山……朕定不愧列祖列宗,必将重现太祖太宗之盛世……”女帝比比划划醉醺醺的说。

    看来喝完酒会吹牛逼的不仅仅是男人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喝醉了,要不奴才扶您进去歇歇吧,喝杯茶解解酒……”周安想要将女帝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女帝小拳头猛的砸在了周安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,竟敢对朕心怀不轨,朕饶不了人……就你本事大!就你厉害!”女帝在周安肩膀上连砸了几下,又靠在肩膀上哭,“你这么厉害,怎么还不为朕荡平天下?朕为什么这么苦啊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好像是神经病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虽说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,但奴才以性命担保,武乾一朝,绝不会断送在您手中,江山大统能否千秋万代,奴才不敢断言,但您,必将千秋万代!”

    周安又是发誓,又是放豪言的,对女帝一阵安慰。

    女帝渐渐不哭了,似乎累了,却又一把推开周安道:“谁让你抱朕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圣上……你……我?”周安一脑门子问号。

    谁抱谁?

    “圣上,要不再吃个串……”周安问道,拿起烤串就递向女帝,得转移话题,不能跟喝醉的人讲道理,更不能跟喝醉的皇帝讲道理。

    女帝见周安递过来的烤串,一低头便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!咬错了……”周安叫出声。

    女帝咬的不是烤串,而是他拿着烤串的手!

    咬的可狠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小心牙……”周安提醒道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不可能被咬坏的,他这身体,若没神兵利器,他自己想要破坏都费劲,女帝不可能咬坏,反而可能将牙齿崩了。

    女帝咬了几下便不咬了,神情还很疑惑,松开了嘴,端着周安的手仔细看。

    因为周安的皮肤是软的,所以有牙印,但很快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女帝似乎不知道自己咬错了,或者是因为思维太混乱所以忘记了,她观察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,那是周安的手,又摸了摸周安的手背醉醺醺的道:“小安子,你这手,比朕的都好看……手手指这么长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说着,将周安的手竖了起来,又竖起自己的手,与周安掌心相扣。

    比一比。

    女帝手小,毕竟是女人。

    周安虽然看起来手很像是女人,但实际上是足够大,只是手指又细又长才显得那般好看,要比女帝的手长出一小节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哪能跟您比呀……”周安谦逊道,很自然的反握女帝的手,端详了一下,又很自然的与女帝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寇冬儿要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让她坐下了,也让她喝酒,但她一滴酒都没喝。

    现在女帝与周安拉拉扯扯的,她浑身不自在,想要当空气。

    “少瞎说,朕说你的手好看,就是你的手好看……”女帝又反拉着周安的手,或许是因为喝的太多了,她很累,又靠在了周安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朕的手这么小,剑都拿不稳……”周安能感觉到,女帝的鼻息就在自己耳边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真的醉了,要不去房里喝杯茶?”

    “朕不,就不!”

    “圣上,您这么熬可不行,身子要紧,夜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朕就要喝!”

    女帝说着,竟探手拿起了酒壶,仰头便饮。

    酒水入口,也洒出了一些,滑过女帝的下巴,弄湿了她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圣上!”周安一把将酒壶抢了回来,放在桌子上稍远的位置,“别喝了!”

    “你管朕啊?”女帝仰头看周安。

    “圣上,起来吧,您喝的太多了……”周安拿着手帕为女帝擦了擦嘴,女帝却一把推开了周安,向后一靠,坐直了不少,满脸醉态,却对周安眯眼,一副很怀疑的神情,还蕴含着似笑非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冬儿!”周安还没来记得说什么,女帝便叫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在!”寇冬儿应声。

    “扶朕回宫!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寇冬儿马上起身,将女帝搀了起来,这一刻,她感受到了一个很有威胁的眼神投向了她,周安瞪她,但当她瞥向周安时,却没看到周安眼神里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周安张着嘴,想说什么,却没再说。

    他好像要打人啊!

    “圣上起驾!”周安不得不起身,高声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