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九十章 国本之事!4
    李嬷嬷别提有多高兴了,女帝竟然主动找她问这事,这可是公主出嫁前必须要有的过程,让老嬷嬷“传授”一番,老嬷嬷一般都是由皇后指派的br  />

    而女帝竟然自己问这事,她也是女人,这就

    “嬷嬷,不是朕就是问问随便问问”女帝有些慌了神,目光闪烁,就差把“心虚”两个字写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何须对奴婢藏着掖着?”李嬷嬷又一把攥住了女帝的手,甚是激动,“选婿好,选婿好啊,女儿身为帝,本就会遭天下非议,若诞下子嗣,便可堵住天下悠悠众口圣上您是先帝与宣宗皇帝的亲生女,您跟先帝不同啊!这选婿之事,乃是国本”

    李嬷嬷也是与女帝足够亲近,或者说与神都女帝足够亲近,才敢说着话。

    她很隐晦的说出了神都女帝当年的问题。

    那就是,神都女帝有那么一段时间,荒淫无度来着,也就那么几年,寂寞了,养了不少男宠,后因男宠乱国被康隆基尽数斩杀,女帝才收敛。

    而李嬷嬷却是知晓其中关键内幕,那就是当初有男宠意图让神都女帝生子,当时神都女帝已经年过五十了,不过生下云景公主也没几年,到底能不能生,不好说。

    这,肯定是不行的!

    神都女帝登基,本就是谋朝篡位,她可以当一世皇帝,但绝不能将皇位“外传”,她只能将皇位传给武氏血脉,不是她亲生,也得是宣宗皇帝的子子孙孙。

    她是与人生子,从当时的情况,法理上来说,确实是皇子,但已经不是武氏血脉,是绝对不行的!

    这就是神都女帝与神昭女帝最大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神都女帝,终究是一个“外人”,她可以将皇位传给自己的亲生子女,但必须也得是武氏血脉。

    而神昭女帝,她就是宣宗皇帝的亲生女。

    神都女帝是不能有皇夫的,只能有男宠,她享乐是享乐,康隆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她要是敢将大统外传,康隆基会杀人的。

    而神昭女帝,可以有皇夫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这个皇夫可以是任何人。

    因为生孩子的是神昭女帝,而她体内,流淌着武氏血脉。

    所以说,神昭女帝选婿之事,跟以往的皇帝选妃立后并无不同,都是关乎国本,关乎江山社稷的大事。

    神昭女帝当然也可以拥有很多男人,但也可以有一个男人,这不会受到任何逼迫或者非议。

    因为,男人为帝时,经常会被老臣逼着选妃,女人少了可不行,必须得多,老臣们动不动就上奏那是因为,老臣们一心为国,他们希望皇帝能尽可能的多些子孙,如此在生意外时,才能够稳定。

    可女人为帝不同。

    生孩子的是女人。

    就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所以,她有多少个男人并不重要,一个与一百个并没有区别,反正都是她生。

    甚至,以传统观念来说,神昭女帝只需要一个男人,多了反而会遭受非议,或许还会被老臣们所反对。

    女人为帝会遭受非议,女人不从一而终,也会遭受非议,这是几千年来的传统思想,不是轻易能被改变的。

    连当年神都女帝都会被攻讦,康隆基在内廷杀的血流成河,更不要说神昭女帝她可不如她母亲来的强势。

    当然,话说来,现在神昭女帝一个男人就没有。

    这也是问题,是大问题!

    估计,就算神昭女帝现在没有选婿的心思,等朝政局势稳定了一些,或者天下局势又恶化了一些,到时候必然会有老臣上奏,逼她选婿。

    毕竟,皇帝没有子孙后代,在历朝历代都是大忌!

    女帝脸红了,她就是问问,本想着李嬷嬷告诉她一番,她心里好有个底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李嬷嬷竟然如此激动兴奋。

    羞死人了!

    女帝自幼学的是诗词歌赋兵法谋略,说她满腹经纶学富五车并无问题,而在登基前早三年,她就为当皇帝做准备可并没有教她,怎么与人婚配。

    她也就在一些大内**上,看过一些,还看过图画呢,但那也只会谁让她懵懵懂懂的知道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找老妇人来教,不仅仅是皇宫大内的传统,在民间也是。在皇宫里多是老嬷嬷来教,而在民间,多是母亲亲自来教。

    一般都是在出嫁的前一夜,由母亲予以说明。

    “嬷嬷,其实朕”

    “圣上,您可是已经有了中意的男子?”李嬷嬷又抢话道,极为有兴趣的样子,“是哪家的公子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嬷嬷,您真的误会了”女帝脸色一变,“朕,朕不是要选夫婿,还没,还没定呢,就是,就是先问问,您说嘛,您就先说嘛,说完了了之后,朕再告诉您。”

    李嬷嬷见女帝羞涩为难的样子,便没再强逼。

    这事儿,说不出口也正常。

    哪怕眼前的这人是她是皇帝,也她也只是一个方才十八岁的黄花大闺女。

    “圣上,那奴婢便说与您听,您可记好”

    “嬷嬷你坐,坐下说小点声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,这洞房啊,您得先然后再然后如此这般这样您是头一遭,可得还得记得准备好白绢然后这样男人是圣上您就得这样”

    女帝都听懵了。

    太羞人了!

    李嬷嬷连说带比划的,好吓人!

    “那这样,会不会坏掉?”女帝的用词可以说很糟糕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都是如此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乾礼宫。

    周安刚刚洗漱好,正独自一人在屋内穿衣,他长出来后就不叫人伺候了,就一个人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“厂公!”门口响起了小太监的声音,竟是小亭子。

    他突然宫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正对着镜子整理衣襟的周安道。

    小亭子推门而入,扫了一眼,便垂着头快步到了周安身后。

    “出事了?”周安头也不的问。

    “是!昨夜刑部尚包明镜自缢,都察院右都御史陈兴服毒自尽,都察院佥都御史赵腾祥自缢,还有礼部侍郎、吏部侍郎”小亭子拿出了小本本,在周安身后恭敬念着。

    767e;5ea6;641c;7d22;3o1o;4e91;6765;96o1;3o11;5cof;8bf4;7f51;7ad9;ffoc;8ba9;4f6o;4f53;9a8c;66f4;65bo;67oo;65bo;67oo;of;8bf4;79d2;66f4;65bo;3oo2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