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九十一章 你干的好事!
    六部尚书之一的刑部尚书包明镜,竟然自杀了!

    吓不吓人?

    周安倒是不觉得吓人,因为人是被他吓的自杀的!其实在昨天下午时,就已经开始死人了,中午之前还好,刚刚下朝没多久,可时间刚到下午,越山之巅的消息便传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成了压死很多人的最后一根稻草!

    他们明白,周安已经不是不可撼动那么简单,而是将权势更盛,被女帝更加重用!

    而以周安睚眦必报的脾性,这满朝文武,参与弹劾过他的那些人,又有多少会死全家,是不好说的!

    周安甚至都不需要下黑手。

    只需要翻旧账就够了。

    那些为官数十年的老臣,又有几个敢说自己绝对干净的?就算自己干净,自己的家人亲人干净吗?有没有借助自己权势为非作歹?

    越心虚的人,死的越快!

    但包明镜的死,还是让周安很意外的,刑部尚书啊!且不说周安想不想动他,就算真的想动他,也得考虑影响,考虑女帝的情绪。

    周安又不是脑子有包,他现在正哄着女帝呢,女帝不高兴的事,他是能不干就不干。

    然而显然,包明镜不可能知道周安与女帝到底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而他,必然是有问题的!

    或者说他家里有问题!

    不然不至于如此心虚。

    他只能选择死亡,用自己的死,来保全家人,这可以说是一种朝堂潜规则了,在政斗中败落的一方若选择隐退或者自裁,胜利方就不该斩尽杀绝。

    毕竟,没人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顺风顺水,得以善终,自己对其他人手下留情,其他人对自己,也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小亭子念完了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死了八个人,身份最高的就是包明镜。

    周安整理好衣服,回身接过小亭子手上的小本本,又认真看了一遍,而后抬头问道:“田文卫呢?”

    “病了。”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“病了?”周安再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厂公,昨夜田府叫了郎中,后半夜时,方腊元也去了田府,直至天亮时,还没走……”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田文卫被东厂监视了,所以才知道的详细。

    小亭子提到了一个名字……方腊元!

    此人乃是乾京城内有名的神医,有悬壶济世、妙手回春之名,对治不起病的穷人,他分文不取,而对高官巨贾,他常常收以重金……

    是一个很有善名的神医。

    田文卫病了?

    也不知道真的假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的,八成是被气的,如果是假的,就说明他怕了!他或许真的干净,他家教森严,他家里人也干净,但他只要把周安想的坏一些,怕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毕竟,周安若真动他,死的就不会只是他自己,会死全家的。

    “咱家知道了,你且去吧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小的告退!”小亭子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武宫,乾元殿。

    周安步入大殿,却没瞧见女帝,女帝竟然还没过来……难道是昨夜喝酒太多,真的误事了?

    “圣上还没来过?”周安问门口的太监。

    “回大总管,圣上还没到,但已命人在殿内备膳。”那太监恭敬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安点了点头,向大殿里走去。

    女帝不在,他也不能随便坐,便在大殿里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簇拥着女帝来了,其他人都留在殿外,仅有两个小宫女跟着女帝一同进入乾元殿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来了。”周安赶忙您过去,又主动认错,“都怪奴才,昨夜不该邀您饮酒,险些误了事……”

    说是险些,是因为时间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女帝进入大殿,宫女太监们便开始上菜。

    “哼!”女帝给了周安一个鼻音,又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周安,脸色不太对劲,但马上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周安当然不知道女帝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来坐吧。”女帝一边向桌边走,一边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周安却跟在女帝身旁。

    等女帝在长桌一侧坐下,周安便从怀里掏出那小本本,躬身递给女帝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女帝问了一声,也没等周安回答,便将小本本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记载了八人的死亡信息,正是小亭子交给周安的。

    周安主动之所以主动给女帝看,自然是因为,女帝迟早会知道,甚至可以说,马上就会知道,只要上了早朝,女帝就会收到禀告。

    周安是问心无愧的。

    人又不是他杀的,都是自杀的。

    但女帝会不会怪他,不好说,所以他得让女帝提前知道,这要比女帝在朝堂是知道,情绪不稳下做出错误的决定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私下里,好说话。

    女帝本面无表情,看了几眼,脸色便阴沉了下去,刑部尚书包明镜竟然自杀了!小本本上记载的八个人,官衔最低的,也是正四品。

    周安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女帝反复看了几遍,缓缓将本子合上,抬头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女帝将本子重重拍在了桌子上,对周安斥道:“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大殿内的宫女太监全都吓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可什么都没做,他们若真问心无愧,何惧奴才?奴才又何曾携私报复过对您忠心赤胆的臣子?您看那田文卫,他就不怕奴才。”周安一脸正色道。

    其实假若换成其他任何人,无论是王公大臣,还是内廷大太监,能够对朝廷产生如此威胁,甚至无需言语,就能彼得老臣自杀……换成谁,都得死!

    对皇帝而言,这样就不能存在!

    不然,皇权危矣!

    但周安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大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假若女帝走出那一步,那周安就是皇权的一部分,他的威严,就是皇家的威严!

    女帝被气到了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想,这都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影响太坏了!

    她会考虑的,也就是影响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你派人监视他们?”女帝又问了一个敏感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圣上,朝廷重建还没多少时日,人心叵测,奴才也是没办法,再说……奴才可是在替您,监视他们!”周安索性把话说开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给女帝其他选择。

    反正我就这么干!就这么有威胁!

    要么你就砍死我!

    要么,就嫁给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