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九十三章 晋封一等贵亲王,入朝议政!3
    当然还有,一共八个呢!

    八个人,以各种方式自杀了,自缢的、服毒的、头撞墙的、跳井的……但在贾临博口中,全都变成了暴毙猝死!

    八大重臣在同一个晚上一起暴毙,无比的荒谬!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所有人都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贾临博就这么说。

    女帝就这么听。

    一同在维持着这个谎言,换成五岁孩子怕是都不会相信的事,满朝文武与皇帝,却好似都信了!其实,这从单方面、从自杀的大臣角度来说,女帝这么做,反而是好事。

    不被追查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至于女帝会不会因此惩治周安,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贾临博说完。

    女帝没有对此表任何看法,所以以及没人知道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有事启奏,无本退朝!”周安适时再次宣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,老臣有本启奏!”李广山出列。

    李广山说的又是训练新兵之事,他有开始跟户部尚书袁文训“打官司”,昨天是因为钱,今天是因为马,李广山要拿钱买马,而袁文训想要缓一缓,等收服了云越之地,去西南诸国买马,大月国的马要便宜不少。

    李广山是等不及,收服云越不知道要等何时。

    袁文训却说,买马之事本就需要周折数月,现在就可派人先与大月国联络,只等朝廷打通商路,就可将马运入国境。

    都是老臣,袁文训也是真够硬,完全不怵李广山。

    而按照袁文训的计算,若能多等一两个月,采购大月马,这要为朝廷至少节省百万两银子。

    朝堂上那诡异的气氛,因两人的争吵而淡化了许多。

    三月十八日的早朝,持续近两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现今天下如此混乱,自然是事多,因为多处开战,朝廷在烧钱,很多问题都是出在钱上,袁文训又是一个“守财奴”,与他吵架的不止是李广山,这耽搁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临近中午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再次出列,向女帝启奏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……再有一个月,便是女帝的“十八岁”大寿,该准备了。

    十八岁并不是一个重要的年纪,对皇帝来说,十六岁成人,三十而立,以及五十、六十、七十等,才是极为重要的年纪,那些年纪过寿,是要提前几个月甚至一年来准备的。

    而十八岁,按照惯例,提前一个月准备便可。

    “国有危难,黎民于水火之中,朕又怎能奢靡?一切从简吧。”女帝对礼部尚书道。

    一切从简!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是钱的事,女帝的小金库可是很有钱的,不用国库的钱,就不会有非议,女帝只是没那个心气罢了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有事启奏,无本退朝!”周安又一次宣道。

    这次。

    没事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是真的没事,而是很多事不知道拿到早朝上来商议,直接递折子就是了。

    下面没了动静,所有文臣武将都在等退朝。

    “宣吧!”女帝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整个早朝一直没说话的廖福跨前一步,从袖口中抽出了一卷圣旨,侧身宣道:“周安接旨!”

    “奴才接旨。”周安跪了。

    他是免跪的,身上穿的是蛟龙袍,但这是接圣旨,他得跪,而且他知道圣旨的内容,就是他亲手写的,就以圣旨内容的重要性来说,他也得跪。

    所有朝臣都抬起头,看向女帝,又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这是唱的哪一出?

    很多人心都提了起来,这一上午,女帝的情绪都非常平稳,不声不响的怎么就……是降罪?还是封赏?

    不该是封赏吧?因为昨日众臣为周安请赏,周安自己给退了,说云越的事还没完。

    现在云越的事也还没完呢。

    “朕闻褒有德,赏至材。内廷司礼监掌印太监周安,宿卫忠正,宣德明恩,心思社稷,担朕之忧,行返万里,诛剿不臣,朕心甚慰。朕嘉先圣之道,开广门路,宣招四方之士。盖古者任贤而序位,量能以授官,劳大者厥禄厚,德盛者获爵尊。故武功以显重,而文德以行褒。安虽为宦者,乃具才德,功高盖世,朕甚嘉之。今晋封其为一等贵亲王,授金印紫绶,准其入朝议政,助理万机,钦此!”廖福拿捏着腔调,一口气念完,整个人便呆来。

    这份是女帝交给他的,他没偷看过。

    他之前不知道内容。

    他当然也曾猜想过,女帝可能是要封赏周安。

    但,何至于此啊?!!

    廖福话音落,满朝皆惊!

    都惊呆了!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冲击!

    周安之前是万户侯,按照以往的例子,万户侯再进一步,会直接跳过公爵之位,直晋王爵,也就是说,就算周安拿了天大的功劳,也只能封郡王才是。

    不是亲王。

    更不能是一等贵亲王!

    但女帝偏偏就这么封了,直封一等贵亲王!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周安一介宦官,封王本就不合规矩,女帝竟然还准其入朝议政!这不仅仅在本朝没有先例,在前朝,历朝历代,都没有先例!

    “圣上,不可啊……”直接有老臣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谢圣上恩典,吾皇万岁万万!!!”周安以更大的声音,掩盖了所有声音。

    谢恩了!

    满朝臣子,包括李广山、贾临博在内,全都一副受惊的模样,此刻的他们,与其他人并无不同,都觉得女帝疯了!真的疯了!

    怎么可能?!

    女帝是因为什么做出如此决定的?如此封赏?就算是为东乾开疆扩土的功臣,也不可能获得如此封赏,李广山当年带兵与北戎死战,为东乾收服半座江山,又如何了?

    虽然周安的一等贵亲王不是世袭罔替,可他是太监,不会有子孙后代,有没有世袭罔替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他才十七岁!他太年轻!而他的权利,即将因为女帝的册封而越东乾历史上所有权臣权宦!

    他若乱国,国必乱!

    只要给他些许时日,他甚至可以架空女帝!

    没人怀疑周安的能力。

    女帝难道是真的失心疯了不成?!

    周安起身接过了圣旨,他无视的满朝文武的目光,眼中只有那圣旨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明白。

    而周安明白。

    这圣旨代表的并不是爵位,或权势。

    而是女帝的心意。

    女帝已经决定了!

    周安知道,自己稳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