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仙庭封道传 > 六四七章 古神废墟!
    北方地域。

    倏忽一道光芒,从南方天际,瞬息而至。

    “这里已出了中土的地界,算是北方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苏庭背负双手,看向前方,问道:“此番与各大仙宗,在哪一处碰面?”

    陈长老应道:“古神废墟。”

    苏庭怔了下,略有愕然,道:“古神废墟?”

    陈长老神色古怪,道:“苏长老不知此处?”

    苏庭咳了声,说道:“略有耳闻,但并不熟悉。”

    陈长老这时才想起,苏庭毕竟不是元丰山出身,而是在外成长的散学修士,不曾经受仙宗自幼的教导。

    而且他修行极快,短短年月便跻身世间上层修行人之列,阅历也并不深厚。

    这位苏长老,多半是对古神废墟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古神废墟,原是一座浩大部落的地界。”

    陈长老说道:“这座部落,在八百年前,便已灭亡,余下还有几分残留支脉,以其名自居,但都不成气候……听闻这座部落,最为强盛的时候,人数众多,且在其中一个年代,有一位部落领,因天灾的缘故,杜撰出来神灵的存在,引得整座部落,尽都十分崇信。”

    苏庭闻言,摸着下巴,低声道:“并不存在的神灵?在历代鼎盛香火愿力之下,无穷念头之中,怕是会真正孕生出一尊神灵来罢?”

    陈长老点头说道:“不错,这尊神灵确实从香火之中诞生,但陨落于封神之战,如今便是天庭八部正神之中,火部的接火天君。”

    苏庭对于接火天君的名字,也只是一知半解,咳了声,道:“之所以叫做古神废墟,就是因为这接火天君的缘故?”

    陈长老摇头说道:“不,接火天君身殒之后,有一尊妖物,假作接火天君,借香火修行,成了伪神,后来被道祖所杀,封成二十八星宿之一,室火猪……而室火猪,也归属火部神灵。”

    苏庭怔了下,目光微凝。

    这古神废墟,竟然还涉及道祖了么?

    “但真正唤作古神废墟的原因,是因为那里困住了一尊撑天接地的古神。”

    陈长老说道:“听闻这一尊古神,也是清原祖师成道的关键,后来这尊古神陨灭,这片大地,变成了废墟,但神性犹在……故而此处,唤作古神废墟。”

    苏庭未曾想到,这所谓的古神废墟,源头竟是如此惊人,当下神色之间,也稍微显得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陈长老又道:“古神废墟,神性犹存,克制阴邪,故而魔道余患不敢触及此地,我等仙道中人,则无顾虑。正是因此,在数百年前,经守正道门掌教商定,每逢斩除魔患之时,便都定在此处会面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法船入了北方地界,未有停留,朝着古神废墟而去。

    苏庭睁开天眼,看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这一片废墟,十分广阔。

    陈长老所言,昔年古神现世,撑开了周边土地,化作一片废墟,并非大肆破坏。

    这一片废墟何等广阔,而当年那一尊古神,又何等惊天动地?

    “好一座古神废墟。”

    苏庭天眼所见,能察周边隐约有一股极为异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股气息,威势凛然,古朴而苍茫,在冥冥之中,弥漫于这座废墟之内。

    便是一株草木,一块岩石,一点尘埃,似乎都溢散着陈长老所言的神性。

    这里的生灵,似乎极为稀少。

    但所见的生灵,俱都极为不凡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寻常的生灵。

    这里至少也是成了精的小怪,灵智已开,十分聪慧,而道行高深者,也已成妖,有少数隐匿暗中的,已是妖王,盘踞一方。

    而苏庭这一艘法船,不仅可以腾空,也能入海,度极快,且威势浩大,其诸般材质,也非寻常,就算是半仙层次的人物,都未必可以攻破,故而才有堪比仙宝的价值。

    并且,在如今的苏庭面前,除却得道仙家之外,人间诸般妖邪鬼怪,都无法与他匹敌。

    而那些隐在暗处的妖王,却也识得元丰山的标记,也察觉到法船之上,苏庭以及那几位长老的气息,故而未有半分妄动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没有其他仙宗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苏庭天眼扫了一遍,嘿然笑道:“果然还是我苏某人的法船,天下一绝,快如闪电,比之于其他仙宗,先至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陈长老朝着他看了过去,看见这位年轻的苏长老,面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。

    诸位长老颇觉无言,不过细说过来,元丰山在中土地区稍微偏南,与各大仙宗同日出,提早到此,赶路的度,也确实快得惊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到了,便先选下一块地方,稍作歇息。”

    苏庭伸手一挥,说道:“就在前边吧。”

    陈长老迟疑道:“素来是以守正道门为,各处地域,咱们先占下一块地方,是否失了礼数?”

    苏庭嘿了一声,道:“同为仙宗,元丰山便如附属一般么?守正道门不来,我元丰山的长老弟子,便连下船寻个落脚的地方,都不允许了么?不过下船,找个落脚的地方,也都要诚惶诚恐,百般思虑么?”

    陈长老闻言,微微皱眉道:“往常是守正道门最先来此,划分各宗所在,均有守正道门处置,我元丰山倒还是第一次来得这般早。”

    苏庭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你是嫌咱们来得早了?那咱们往后退一退,回元丰山走走,过两天再来这儿?”

    陈长老顿时沉默了下,他也是道行高深之辈,如何听不出苏庭言中深意……不过他却也并不觉得恼怒,隐约也觉苏庭所言,并无差错。

    “以往是守正道门先来,而今是元丰山先到,难道还要在此枯等?”

    苏庭挥了挥手,说道:“各宗分配,各处地域,咱们不去理会,不过本门长老弟子既然已经到了,总该有个落脚的地方罢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苏庭喝道:“请诸位长老,领众弟子,寻得位置,布下阵法。”

    诸位长老对视一眼,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陈长老隐约明白,为何掌教此番命这少年为。

    此番来到北方斩魔历练的,乃是门中年轻一辈,如初生的朝阳。

    而苏庭也是年轻一辈,正当年少气盛之际,此次以他带领,展现气盛之态,门中在诸位年轻弟子眼中,才能有兴旺之状。

    元丰山已经过了积蓄的时候,已是到了旭日初生,展露威势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一批长老,相较之于这个时代,终究还是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