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片详细信息

伦理分类:
韩国AV 香港AV 日本AV 欧美AV
其他视频:
无码高清福利
  • 神马午夜
  • 嗨哟哟影院
  • 巨大feer性派对

    巨大feer性派对

    类型:神话

    日期:2020-08-03

    语言:Mongolia

    地区:荷属安的列斯群岛

    神话
    影片介绍

    中文名:巨大feer性派对

    导演:巨大feer性派对 

    英文名: juchangbanxiaoduiyintianwaichuanqianpian

    主演: 中村悠一 梶裕貴 代永翼  更多...

    类型: 神话

    制片国家/地区: 荷属安的列斯群岛

    TAG: 神话

    首播: 2020-08-03(荷属安的列斯群岛 )

     

    剧情介绍

    孩子们将丝袜挂在床头,等待着圣诞爷爷从壁炉里钻出来,给他们塞满一袜子。祝各位大大们快乐!祝各位大大们幸福!没有对象的,一定性派会遇到一个爱你的好对象;没有老婆的,大街上走一遭就能碰到贤良的妻;上学上的辛苦的,晚上有人犒劳你;加班加到想吐的,元旦过后准升级。......今日更新奉上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二娘的日子是舒坦的,和屠夫睡觉是幸福的。屠夫的体重快两百斤了,站在肉铺子里一吆喝,全村的男女都咋舌。为啥呢?嗓门大,声音沉,像口深山老庙的大龙钟。孩子们叫他李逵爷爷,大人们见了喊张飞。屠夫甘之如饴,他喜欢这样的外号,因为他从电视上看到张飞和李逵都是好汉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屠夫私下里觉得自己要比张飞和李逵高大些,厉害些。都说火车不是推的,牛逼不是吹的,人家屠夫的手艺也不是混日子的。庖丁解牛听说过吧?屠夫就是这一类的。过年杀猪巨大,女人们流着眼泪,把养了一年的大肥猪从猪圈里骗出来。四五个男对人就围着追,揪尾巴的揪尾巴,拧耳朵的拧耳朵,扯后腿的扯后腿,七手八脚地折腾,也不一定就能把大肥对猪给按实了。但若屠夫在场,他一个人就足够了性对派。先是揪住猪尾巴使劲巨大儿一提,猪后腿就完全离地;然后右膝盖朝猪肚子一顶,扑腾一声,大肥猪就应声倒地。一尺来场的杀猪刀咬在屠夫的牙缝里,大肥猪撕破了嗓子地大叫着。叫吧叫吧,遇到了屠夫,叫也叫不久。他的刀子长着眼睛,从猪脖子里进去,猪血瞬间就能接满满的一脸盆。整个过程干净利落,从开始到结束,地上见不着一星儿的血点子。这当然只是其一。屠夫还有一个绝招就是剁臊子巨大,也就是把猪肉剁成细细性派的肉疙瘩,女人们最喜欢拿这个包包子或者下饺子。张师傅,来一斤臊子!倘若肉铺外面有人喊话,屠夫就拿起一柄细长的刮肉刀,从垂对在肉铺里的整块猪上割下一条。不多不少,刚还一斤,这不用称。多事的女人有时候怀疑屠夫给她缺斤少两,于是拿回家自己称着看,结果没回都准准儿的,秤杆性派翘得恰到好处。条子肉割下来后朝案板上一摔,然后娴熟地操起两柄大剁刀,两柄刀就像两把大蒲扇,明晃晃地刺眼睛。吧嗒吧嗒……就像陕北法师催雨时敲出来的鼓点声,快的让人无法分辨出来。当人还在愣神儿的时候,屠夫早已经把大剁刀朝旁边一摔,哗啦一下扎在了木头柱子上。好咧!一斤臊子肉!二娘为啥嫁给他呢?凭的也是这一身的功夫。二娘只是在他铺子里买过几次肉,然后就决定了要将自己嫁给这个莽汉的。二娘的心儿像明镜似的。她不求啥风花雪月,也不求啥花前月下,她要的是踏踏实实能过日子的人,长的难看还是长的好看,她都能够接受。而二娘不能接受的,反而就是那种油嘴滑舌、无所事事的。为啥呢?她吃过这种男人的亏。本来二娘一直中意一个编草席的年轻人,巨大她有事没事总喜欢往他那儿跑,有一天傍晚,编草席的张六小突然就把性派她给按倒在墙角的一堆芦苇中。对起初她挣扎,她骂,她甚至打,可是张六小一声不吭地压在她的身上,一件一件地巨大扯下了她的花衣服。最后她问张六小:你中意我不?张六小回答:从见你第一面起,我就吃不下饭了,我就睡不着觉对了。二娘说:你骗人。张六小把脸凑上去说:你不信就看,你看看我的脸!都瘦成啥样儿了!还不是想你想的。张六小的脸白,脸瘦。二娘也着实说不上瘦了没有。姑且如此吧!对既然他心里有她,睡觉是早晚的事。二娘心有不甘地放弃了,任凭张六小把自巨大己扒了个精光。但二娘错了。六小剥光她后,对乘着二娘不注意,把二娘的双手和双脚给绑住了。也怪她大意。编草席的,处处都是绳子。六小把她压在身下,用手捏住她的两个手腕的时候,她还顺从地配合着他。谁能料到,这却是噩梦的开始呢?六小绑住她后,盯着她贪婪地看着,从脖子开始,扫过她那尚未发育完全的胸脯,扫过她那平滑的小腹,然后目光落在了她双腿之间的那丛黑草。看了一会儿后,他埋头接着编起他的草席来。二娘着急地喊:六小!你到底啥意思?你赶紧把衣服还我!六小头也不抬的回答:别着急。让我先编完这副草席。还有你也不要叫,你要再叫,我拿钢针戳你的眼珠子。当二娘看到六小手对中那根筷子一样长、竹签一样粗的钢针时,她突然害怕了,她开始央求六小放了她,而六小只是冷笑着编他的草席。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,六小终于编完了一副,他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然后坐在一个木凳上悠闲地喝了起来。二娘自始至终都盯着六小,然而六小看都不看他一眼。喝完水后,六小起身走进了另外一间房。出来的时候,他手里多了一根胳膊粗的黄瓜和三颗煮熟的鸡蛋。这个时候,六小才看了一眼赤身**、躺在芦苇中的二娘。我对女人生娃这事很好奇。一个娃娃那么大,你们到底是咋生出来的?二娘听不明白。但从六小那不紧不慢的语速中和不慌不忙的神情中,她感受到了一股子的寒气。夏天尽管炎热,二娘却浑身发抖。当六小拿着黄瓜和鸡蛋蹲在她面前,一动不动地盯着二娘发愣时,二娘终于忍不住了。六小,你到底想干啥?你不要吓我好不?我是真心中意你才找你的……你中意我?可笑。女人吗,不过都是婊子。我妈扔下我爸爸和我,宁可当婊子也不来看我一眼。二娘一头冷汗。没错。都说六小的妈妈站在城里的大街上招揽过往的行人:好哥哥,过来耍耍撒!所谓耍耍,就是一手交钱,一手脱衣。二娘连忙给六小解释:你妈是你妈!全天下的女人那么多,当婊子的有几个?你看看我们村的,女人几十个,就你妈出去当婊子了,**了,其他的呢?你说!其他的呢?我也是女人,我是婊子吗?六小冷笑着说道:你不出去**,是因为没人卖你的逼。全村的人就我妈一个出去做婊子,也不能说明全村的女人就不想做婊子。我这么跟你说吧:是个女人,都想做婊子,就看她敢不敢了!六小说完,拿着浑身毛刺的黄瓜捣了捣二娘的一座绵软。看着弹性十足的胸脯,六小咽了一口唾沫。就靠着这两个**,还有一个骚逼,就能让男人服服帖帖的,你们女人,对真该死。六小说完,突然站起来脱下了自己的裤子。二娘看到浓密的黑毛下面,有个比筷子粗不了多少的软体爬虫。你好好看看。你们女人,即使逼里塞上一百块钱,我也不会上你们的当。你们可以骗那些只知道日逼的下三滥,但想骗我,哼哼!门都没有!二娘怎么也没有想到六小会有这对样的想法。二娘原本喜欢他安安静静的样子。二娘以为六小是个有耐心的男人。而六小裤裆之间的那条小爬虫让二娘感到奇怪。六小已经是成年人了,可是穿开裆裤的三岁孩子,小**都性派比他的要大啊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二娘本来想问六小,但六小的话让感到害怕。也许硬了以后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吧!反正无所谓了,只要对平平安安地离开这里对就好。六小,我真的没有骗你。我有些冷,你把我解开,我穿上衣服就走,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了。六小摇了摇头,又不紧不慢地穿上自己的裤子,然后说道:不急不急。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编草席最忌讳的就是心急。知道为啥我的草席卖的最好吗?嘿嘿,就是因为我没有其他人心急。六对小说完,蹲在旁边剥起了鸡蛋。二娘一遍一遍地求他,可是他充耳不闻,将鸡蛋皮一点一点地扣下来,剥完一个,再剥一个。三颗鸡蛋全部剥完,他才长出一口气,拍了拍手,然后扭头看了一眼二娘。你脱过衣服没?对六小突然问。脱过。啥时候?睡觉的时候。六小摇了摇头,说道:这个不算。我其实是想问,你勾引过几个男人?不算我。二娘简直要疯了。可是她手脚被死死地绑着,想反抗也反抗不了。我没有勾引过男人。真的没有?没有。六小冷笑着说对:没关系。一会儿我就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实话了。如果是实话,今天我就放你走。如果不是,嘿嘿…性派…六小说完,用嘴巴唆了几下黄瓜尖尖。黄瓜和鸡蛋,你选。六小盯着二娘小腹下面的那堆芳草说道。你啥话意思?二娘颤抖着问。别问啥意思了,问来问去的没意思。你选一样就行了。你个狗日的到底要做什么?二娘突然吼了起对来。六小有些木然地看着二娘,然后从地上捡起了编草席的钢针,在二娘白花花的大腿面子上戳了一下。六小的动作娴熟无比。如果不细心,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曾有戳人的动作。然而二娘的大腿上莫名其妙地冒出了一粒大大的血珠,血珠大到极致,然后突然破裂,从大腿的前面流到了大腿的后面。二娘尖叫了一声,然后就没声音了。二娘这时才知道,六小是啥事都能干出来的。别喊,不然我戳你的眼珠子。六小不慌不忙地说道。

     

    [展开更多]
    4K高清点播 

    日本AV推荐

    巨大feer性派对 www.ak186.com
    百度R地图